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110dd.com dxj110.com rz54.com v8k8.comm 099ss.com 011aa.com 911qx.com :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  • 8X成人影库-国产高清嫩模学生妹情侣开房自拍

    「紅顏不曾舊,舊在人心久;徐娘嘆半老,傘下情緣修。」

    故事發生在五月的某一個禮拜,之後再橫跨了快兩個月的一件風流往事;但嚴格地話說從頭的話,卻又是事隔七八年之久的一段前因後果。

    雖然frank一直認為每個身處不同年紀的女人,都有屬於那年紀所特有的美麗和性感,但年過30、甚至熬過了人生40的諸般風雨歷練之後,那些懂得保養之道的成熟女人們,往往身上多添了一股渾然天成的女人韻味,只要懂得運使這股風情韻味的媚惑門道,她們就會成讓每個男人都為之垂涎欲滴的一塊塊可口美肉,就像是比美乾式熟成丁骨牛排的頂級風味一樣。

    「紅顏不曾舊,舊在人心久」,其實換個角度去欣賞身邊周遭的美人遲暮,只要人心一變,她們何嘗不是具有現代感名詞的“美魔女”一枚。

    一如帶著小幼仔‧小明海回到娘家生活,已經一段時日不見的潔兒老師,當好久不見的她、突然站在我家一樓後門的紅色鐵門外時,偶然相遇的frank、不免是呆了半晌地多看幾眼,才又回過神來地走向了、這個要稱作“美魔女”一點兒也不為過的40幾歲小學老師。

    「早!妳…怎麼會在這?妳回來怎也不先說一聲?」、「嗯,想給你驚喜啊!主人老公…」、「哈!主人老公!嗯哼!這裡不方便說這種話,我們換個地方吧!」、「嗯,是的…」,frank這次早上上班回家是來拿一份文件的,不料卻在這裡意外遇見了潔兒老師-自從她幫我生下了小幼仔‧小明海以後,她便待在高雄娘家坐月子和帶著小明海,偶爾才會出現見個面,一個月頂多見個一兩次吧!而這時候、她手上抱著的嬰兒,應該就是我們倆的血脈給共同生下的小幼仔‧小明海吧!而「明海」是潔兒老師爸爸的名字-一個年輕早逝的老實男人和遠洋漁船船員,潔兒老師為小兒子取了這個名字的用意,大概就是在追念那個印象中、面目已經模糊不清的無緣父親吧!「咕嘰!咕嘰!」、「呵,主人老公,你就別再逗弄他了!潔兒好不容易才讓他安靜下來,萬一讓他精神來了,潔兒又要被他給折騰了!」、「哈!這樣啊!那不就是妳當媽的樂趣?咕嘰!咕嘰」!,呵,說是換個地方說話,其實也只是轉過frank家後門的一個牆角後,我們倆的腳步給踏進了、一旁不到2公尺寬的狹窄防火巷裡;同時,frank等腳步一個定下後,便忍不住靠攏上潔兒老師身邊、出聲逗弄起她懷抱裡快一個月沒見的小幼仔‧小明海。

    「嗯,別玩了!主人老公,跟你說認真的!」、「啾啾啾!呵,那我也說認真的…幾天不見,妳,變漂亮了!」、「嗯?有嗎?」「是啊!對了,妳的眼鏡呢?」、「上次去了趟眼鏡行,聽了你的意見,我打算以後都改戴隱形眼鏡…主人老公…潔兒我…這樣子還好看嗎?」,所謂「女為悅己者容」,每個s主當然都樂意見到、自己的m奴聽從了自己的建議或意見-尤其還因此讓m奴可以變得容光煥發、面目全非…啊,不是,是容光煥發、面目一新。

    frank認識潔兒老師大概3年多,今年要滿42的她、老實說頂多算是個耐看型的路人美女,臉蛋五官有點像是日本的熟女av女優‧三浦惠理子;而身高166.4的她,身材高䠷卻略顯單薄、胸部也不大,加上在學校當老師時、觀念上被要求的素顏簡妝,使她從來不是個令人驚艷的亮眼美人,因此,也格外顯得今天的她、是多麼讓人為之眼睛一亮的美豔。

    她身上的卡其色短版風衣不失時尚,底下搭配的黑色皺褶荷葉邊膝上短裙、則若隱若現地透著潔兒老師的大腿曲線和白皙皮膚;加上修剪過的帶捲長髮、紅色珠寶耳飾和腳下踩的卡其色兔毛短靴,眼前彷彿重新學會打扮的潔兒老師,視覺年齡頂多只有30歲上下罷了!「嗯,好看,真的…」、「嗯,好啦!別再一直看我,我…潔兒也是會害羞的!」、「哈!難得讚美妳漂亮呢!妳就老實收下讚美和開心地笑出來就好!」、「齁~主人老公!你這樣說…到底是在虧我?還是在誇讚我啦?」、「呵!妳說呢?」,狹窄的防火巷裡,靠我家後門的一端、堆放了某個缺德鄰居家裡的幾口大紙箱、現在反倒替我們提供了掩人耳目的遮掩-讓我得以稍微放大膽量、伸手撫摸起潔兒老師的臉蛋來;而保養有道的她,臉蛋肌膚在我手掌撫摸間的柔滑細緻,一點兒也看不出她已經是個、生育過4胎子女的40幾歲熟女人母。

    畢竟,在屏東這樣的鄉下地方,鄰居之間的人情味濃厚,也意味著流言蜚語的傳播也更加可怕!因此,這條分隔我和潔兒老師住家的防火巷,儘管陰暗潮濕、人煙罕至,卻也成了我們倆時常臨時幽會的老地方-就算這條防火巷的另一端、就通往鎮上四線道的大馬路商店街上,但偶爾投往防火巷這裡的路人眼光,也不失為我們倆的幽會、增添了幾分刺激和興奮。

    「呵,說正經的,妳今天回來幹嘛?」,我問,一邊則伸長了手、開始把玩著潔兒老師新戴的耳飾,「嗯,想回學校一趟、處理好延長育嬰假的事,我想在娘家多待一年,陪陪媽媽、陪陪我們的小明海…呦!對吧?我的小乖乖!」,說到開心處,只見潔兒老師配合地低下頭、多看了懷裡的小幼仔幾眼,「嗯,那妳要回房間看看嗎?我每個禮拜都會找時間來妳家做打掃和整理…」,我說,一邊拿出了口袋裡的一串鑰匙、潔兒老師家的鑰匙也掛在上頭;而她家所在的隔壁公寓一樓租屋處的廚房後門,就開在這條狹窄的防火巷裡,離我們現在大概五步不到的距離。

    「不用了,我相信你…主人老公…」、「嗯,是嗎?」、「這裡是潔兒現在的家,小明海未來的家,當然…也會是主人老公你的家、我們三個(人)的家,潔兒相信…沒有人會不管自己的家的…」、「嗯,怎麼…突然這樣說?」,忽然,聽見了潔兒老師的感性告白,也讓frank縮回了手、不好意思地搔起了自己的頭髮,同時,心裡也感覺到了一股暖意的流動。

    「嗯哼!不過妳變了這麼多,就是奶子還是小了一點,真可惜!」,frank不擅長應付女人們對自己的這種感性告白,把鑰匙放回褲子口袋後,急忙一個轉換話題、雙手也抓上了她卡其色短版風衣下的胸部位置,卻突然有著一種、胸部有別於過往b杯大小的飽滿觸感。

    「討厭!主人老公!我說我都餵母奶多久了?你也該記得…因為這樣…人家的奶子早就變大了!你看!」,伸手打掉我摸上胸部的手掌後,潔兒老師卻是自己單手抱著孩子、用另一手解開了自己風衣上的鈕扣;等風衣一個向兩邊敞開,裡頭的一對微微下垂、徘徊在大c小d之間大小的飽滿乳房,也跟著映入了我的眼簾。

    而同時,潔兒老師兩邊暗沈帶黑的乳尖上,不知是否因為想要哺育自己後代的母愛?還是看著眼前自己男人給激起的肉慾?乳尖上,兀自溢出了幾滴鮮白色的母奶奶汁。

    「呵!潔兒老師,妳這個小變態…居然沒穿胸罩呢!至少也穿個哺乳內衣吧!難道…妳打算只穿這樣、晃著奶子去學校啊?好一個…變態老師!哈!該不會妳連下面也…」、「嗯哼!討厭…不要說我…還不是因為今天要來找你…所以我才沒有…」,一手摸著乳尖微微滲著母奶奶汁的人母乳房,frank另一手則探向了潔兒老師的短裙底下,手一撩,只看見仍然維持m奴剔光陰毛習慣、一派光溜見人的飽滿陰阜,就這樣靜靜地展露在我眼前。

    「原來…這是妳今天找我的目的啊?那沒辦法了,只好讓妳一邊餵奶當媽,一邊挨幹當母狗了,對吧?潔兒老師…」,一時興起,左右看望了這條防火巷的無人聲靜,frank就拉開了褲子的拉鍊、順手挪出了半軟硬的肉棒,抖了幾下,再隨手沾了些口水、來回幾次濕潤開潔兒老師略感緊閉的陰道口後,跟著「噗滋」的一聲,今天還沒使用過女人肉穴的肉棒,就直挺地整根肉棒給貫入了潔兒老師、她那副前任人妻和現任人母的溫暖肉穴。

    「喔…就是這樣…插進來了…主人老公啊…在娘家…潔兒好想念…主人老公那裡(肉棒)的感覺…啊…」、「呵!妳這個變態老師!母狗老師!喝喝!說妳淫亂又下賤還不夠!乾脆…就讓妳今天裝著我的精子去學校…喔嘶…給同事看…給小朋友看…看看發春的鄒○潔…怎樣發揮她這個老師的子宮的用途的…」、「嗯哼…主人老公好壞…潔兒是你調教出來的…變態老師…母狗老師…啊啊…又淫亂又下賤…啊啊啊…」,隱約迴響著淫聲浪語的防火巷裡,潔兒老師家的廚房後門外,身為女主人的潔兒、一手撐著廚房的木門和紗門,另一手則努力抱穩著吸奶中的小明海;而她微微翹起的屁股上,那件黑色皺褶荷葉邊膝上短裙,則被掀到腰間、好讓從她身後抽插肉穴的frank,可以一覽無遺地欣賞著、她那兼具彈性和結實感的女人臀部。

    「然後呢?繼續說!」、「嗯…啊啊…還有…啊~頂到人家最裡面了…啊…」、「白癡啊!我想知道這件事嗎?」、「是…嗯…可是…真的好舒服…好爽…啊…知道了…啊啊啊…人家等一下…會乖乖去○○國小…讓大家欣賞…人家的子宮…裝滿主人老公精子的…樣子…啊啊啊….」,隨著frank的不斷用肉棒抽插起來,潔兒老師陰道裡的淫水、也逐漸分泌了出來,使得潔兒老師的肉穴、越是更加適合讓男人盡情地狂抽猛幹。

    而frank一手扣住了潔兒老師的腰枝,一手拉住了懸在她腰間之上的黑色皺褶荷葉邊膝上短裙,身體呈現了略微弓彎著下半身的姿勢,努力打算賞賜給久違不見的m奴寶貝、一發屬於s主身為男人才有的寶貴精液。

    然而,從陰暗的防火巷另一端、人來人往的大馬路商店街的方向,突然,frank似乎感受到由兩三個多事的路人、所傳來的吱吱喳喳說話聲和好事的眼光;只是,哺育母奶中的m奴母親也好,大汗淋漓地餵飽m奴母親飢渴肉慾的s主父親也好,沈浸在這sm調教遊戲的世界裡的我們,現在,只在意著對方眼眸中給倒映出的自己。

    「主人老公…我…潔兒…好愛你…」、「呵,我也是,寶貝…」,回歸到自己肉體需求的自己,或許也讓我們回歸到最真實的愛與慾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早上11點多,回家一趟拿份文件的frank,終於才又回到了營業處的辦公室,而目的地則是有曹主任在等著的主任辦公室。

    「主人老公,你最近纏在手指頭上的紅線,感覺啊!越來越亂、也越來越多了,呵!」、「紅線?什麼紅線?我哪隻手上哪裡有纏著紅線?」、「呵,那只是一種比喻啦!笨蛋主人老公…你…總該有聽過牽紅線的月下老人吧?」、「嗯,有啊!聖誕老人的朋友啊!在賣月餅的嗎?哈!我知道,我在開玩笑的!」,在防火巷的一陣“恩愛”後,據說天生具有靈異體質、能看見一些人的前因後果的潔兒老師,突然,就跟我來了這麼一段對話,才抱著吃完母奶的小明海、而離開了我的眼前。

    並且,她還故作玄虛地提醒著frank、有空回家整理家裡的舊東西,或許會找到一隻白色高跟鞋,而那隻鞋、在不久之後,也許還會幫我把某一條被鬆脫掉的紅線、重新又再緊緊綁牢在我的手指上。

    通常怪力亂神的事情,我是敬而遠之、可有可不問的態度;但後來過了幾天,誰知道我在家裡整理舊東西的時候,還真讓frank找到了、一隻孤獨成單的白色高跟鞋。

    不過,在那件事發生之前,我還是得趕回主任辦公室、把放在家裡的這份文件交給曹主任。

    「嗨!阿平,你怎會在這?來找曹主任啊?」、「嗯,早!阿○哥,我、我還有事要忙,我先回去潮州那邊了!」、「嗯,慢走!」、「嗯,那…阿○哥,我先走了,再見!」,回到了營業處辦公室,frank還意外遇見了阿平-幾個月前,還是剛調來frank組裡的一個部下小職員,他也是frank收進口袋裡的神奇寶貝…啊,是m奴寶貝之一的莊靜吟、她登記在身份證配偶欄上的合法丈夫;後來,他也因為我和莊靜吟的關係、而讓frank決定把他推舉坐上了潮州營運站站長的位子,因此,現在他的職等,也一下子變得跟frank、是平起平坐的平等關係。

    「呃…曹主任,我回來了!」、「嗯,我知道,我眼睛還沒瞎呢!東西呢?回家拿個東西要多久?怎麼搞得快2小時才回來?」、「嗯,我剛在家…順便蹲了一下廁所!」、「喔?是喔?你家馬桶用黃金做的嗎?這麼捨不得離開啊!回來,還沒關拉鍊,我看…八成又是順便去找誰打完砲才回來的吧?我看…zoe不在,那就是小愛?莊靜吟?還是…那個Miya…就是你最近剛找來營業處上班的國小同學‧江佩文?天啊!整個營業處都快變成你的後宮了啊?」、「沒、沒有,下次我會再注意時間回來的,還有…你剛講的…那也不是重點吧?主任…」,一進門還沒發現自己拉鍊忘了拉上來的frank,馬上就迎頭挨了曹主任一陣狠刮-而從我們倆平常狼狽為奸…啊,不,是肝膽相照的“麻吉”關係來看,很顯然地、今天似乎有事困擾著曹主任,也才讓我掃到了他正值發飆當中的颱風尾。

    「嗯,說的也是,那…東西呢?在哪?」,等曹主任說完,frank立馬把放在家裡的文件交給了曹主任,順便還免費送上了一杯、他愛喝的某牌子冰咖啡,「有幫我帶糖包和奶精?」、「嗯,有,都有,放在一起呢!對了!曹主任,怎麼今天會在外面看到阿平?你找他來的啊?怎麼他臉色看起來不太好?」、「糖包…奶精…找到了…呵,你在說廢話啊!他老婆莊靜吟、被你搞到肚子都變大了,現在小孩還都快生了,弄得營業處上下幾乎都知道,我說啊!阿○,你也不笨啊!你怎麼還覺得他看到你會有好臉色啊?」,「呃…嗯哼!那也不是重點吧?主任…」,不到一分鐘,即使進貢了他愛喝的冰咖啡,但我還是又被曹主任趁機給虧了一頓,看樣子、今天困擾著曹主任的事情,顯得還不只有一件而已。

    「嗯,你說的也是,還有這份營業處的第二季營運報告…你整理得不錯,等我再看一下、你修一修,就送上來跑章,下個禮拜…就麻煩你帶去高雄鳳山分公司做報告了!」、「嗯,知道了!」、「還有…」、「嗯,什麼事?」,等了幾分鐘,心情似乎平靜下來的曹主任,在大概看完報告文件之後,他才跟我繼續開口說了下去。

    「嗯,回答你的問題,台東營業處那邊、七月會有個業務組長的位子出缺,方董問我有沒有推薦人選?他想要找人去台東那邊插旗佔位子…」、「喔?那阿平…」、「呵,他也挺厲害的,不知從哪知道消息,就來找我毛遂自薦…該不會…又是你說的吧?」、「嗯?不是,這件事,我也是剛才才知道…」、「喔?也是,不過,那小子除了會賣老婆、和你做了賣妻求榮勾當的談判功夫一流之外,我還是找不到他其他的優點…」、「呃…嗯哼!我和他的這件事…應該也不是重點吧?主任…」、「哈!我今天心情不爽、就是想要“噹”你,不行嗎?」、「行行行!但是,下次你家小三的yoyo、再和你發生什麼事,或者大嫂又跑來營業處這裡亂,你也就不用想我會幫忙了!」、「呃…這樣喔!你還真容易生氣,開開玩笑的也不行,哪!別說當兄弟的不好,等一下幫你倒杯威士忌喝,這樣子…ok吧?」,呵,和上級長官成為利益共生的同路人的好處,就是可以沒大沒小…啊,不是,是可以“據理力爭”、糾正他的錯誤,尤其…他還有把柄也握在你的手上的時候。

    於是,等一起喝完了一杯威士忌後,感覺藉酒放鬆了心情的曹主任,才又跟我說了今天他想跟我說的要緊事-他姊,也是公司裡的大股東之一,今晚想要約我們去她家吃晚飯的事。

    而曹主任也讓我看了她姊在fb上的照片和貼文-出國旅遊、吃吃喝喝、運動健身…等等的吃喝玩樂行程,加上偶爾穿插幾張和禿頭凸腹的中老年怪叔叔…啊!是中老年富商的合照,毫無疑問,這位曹姐也是位標準的上流貴婦。

    「我說阿○,你真的不認識我姊嗎?」、「嗯,不知道,我想…應該沒有…吧?」、「那她怎會突然想約你、一起到她家吃晚飯咧?真奇怪…」,面對曹主任的疑問,自認對女人印象是過目不忘的frank、卻少見地沒能給個十之八九的肯定答案。

    「那她…怎麼知道我的?」,我接著反問,「嗯,就上次我們一起去打高爾夫的合照,在fb上被她看到了以後,她就跟我問了你的名字;然後,過沒幾天,她就打電話要我約你一起過來吃晚飯了!嘖…你真的不認識她嗎?」,由於是上級長官的親自邀約,加上對這位陌生的曹姐、為何邀請自己到家裡吃飯的好奇心,所以frank也沒拒絕曹主任的邀約;當晚,跟家裡打過招呼後,我便坐上曹主任的車子,目標是直往隔壁鄉深山裡的曹姐家豪宅前進。

    只是,不知道為什麼、frank對曹姐放在fb上的一張照片,始終感到莫名的熟悉。

    頭頂著時髦墨鏡、脖子圍著彩色絲巾,下半身黑色長褲裝扮的曹姐,人是依偎在法國南部‧普羅旺斯(亞維儂)的一座古老石橋的欄杆上,而她身上穿的、卻是一件不搭尬的白色寬鬆T恤,上頭的圖案,則是一座被分割成好幾個綠色動物圖案給湊成的台灣島。

    而她這件綠色圖案顏色盡褪、作底的白色布料,也顯得洗到破損的老舊T恤,實在不像是這類型上流貴婦的穿著;而這麼剛好的,不知道多少年前、我也曾有過2件一模一樣的T恤,一件送給了某個人,另一件、後來被我丟進了街上轉角的舊衣資源回收箱。

    於是,坐在曹主任車上的40幾分鐘車程裡,frank一邊重新在fb上、找尋關於曹姐和我之間關聯的蛛絲馬跡,但結果、仍然是一無所獲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後來,車子從鎮上進到了深山、穿過了一段蜿蜒迤邐的山路後,終點是一道看起來高大宏偉、豪華氣派的鐵柵門-經過鐵柵門、等曹主任停好車,我們兩人一道走下車步行,雖然燈火通明的豪宅一樓大門、似乎近在眼前,但我們兩人卻走了至少快十分鐘,才穿過前院的廣大草坪和假山魚池的庭園造景,多少流了一點汗,才總算走到了豪宅一樓、那兩扇繁雕細刻出的沈重木門之前。

    而一進門,4米2挑高的一樓空間令人眼睛一亮之外,美輪美奐的豪宅架構、搭配四面圍起、用以取代牆壁的明亮透淨落地窗,以及風格簡單、卻又不失高雅氣派的家具、雕像、畫作的擺設,甚至是鄉下地方少見的智慧化家電的購置,都在在顯示出了這間豪宅大院的貨真價實,也令人好奇起這間豪宅女主人的廬山真面目。

    「主任,你說你姊有結婚,那她老公…今天也在嗎?如果在,我們來不是…」、「嗯,他在啊!」、「是喔?那…等一下會看到他嗎?」、「當然會,喏,他現在就在你前面的牆壁上!」、「嗯?你說什麼?」,在和frank家裡的臥房差不多大小的小玄關、脫下鞋換起穿室內拖鞋時,講到曹姐她老公事情的曹主任,卻要我轉頭看向客廳的牆壁上;而frank也跟著一眼看去、只見直透小玄關到底的客廳牆壁上,斗大而顯目地掛著一張、描繪著某個中年男人上半身形象的巨大油畫。

    「那是什麼?」、「羅先生,我姊的老公,那一張是他的遺像!」、「遺像?」、「嗯,幾年前,他死在中美洲的貝里斯的醫院裡…」,接著,曹主任用了幾分鐘、說起了關於曹姐的老公‧羅先生的故事。

    簡單地說、在李登輝(總統)的時代,台灣曾經推動了東進政策,也吸引了一批熱血無腦…啊,是熱血無懼的商人同胞去了拉美(拉丁美洲)做生意、拼外交,而羅先生也是其中之一;在那過程裡,曹姐也曾經帶著3個孩子離鄉背井到了中美洲、努力試圖陪著羅先生在當地落地生根,但無奈實在是過不了當地水土不服、風俗相異的關卡,兩三年後,曹姐就帶著3個孩子回到台灣生活,而在中美洲的異鄉土地闖出一片事業的羅先生,卻也付出了妻離子散的代價-到最後,改信了基督教的羅先生,在貝里斯的醫院過世時,身邊陪伴他的、還是他在拉美當地包養的兩個麥士第索人的年輕女孩子-甚至,她們兩個也都還幫他生下了孩子。

    之後,曹姐飛去了中美洲、處理完羅先生大多數的遺產後,經過了幾年的投資獲利,曹姐從炒樓炒地上賺進大把鈔票之外,也成了幾家公司的大股東-其中,也包括了我們公司,就連方董擺平不了、一向保持中立觀望的林董和廖董兩個大老闆,據說也和她關係密切。

    「喔!那什麼是麥士第索人?」、「喂!那不是重點好嗎?」、「那重點是?」、「重點…別在她面前提到羅先生!最後幾年,她們兩個是分隔兩地、相敬如“冰”,更別說羅先生還跟當地拉美的女人生了…啊!姊妳來啦!家裡…怎麼不見其他的人?他們都去哪了?」,然而,就在聽著曹主任絮絮叨叨地說著、曹姐家這幾年的朱門血淚史的同時,frank也分心把小玄關和客廳給仔細瀏覽了一遍,並且我的目光也被小玄關的鞋櫃、一旁牆壁邊的不鏽鋼傘架上的“東西”給吸引住。

    一隻形單影隻的白色高跟鞋、一支平凡不過的蘋果綠舊雨傘,突兀地出現在不該存在的有錢人家的豪宅裡,卻也同時突兀地出現在、frank那時一閃而逝的記憶裡。

    甚至,我還把蘋果綠的舊雨傘拿在手上、一個打開和轉動,有幾秒鐘的時間裡,注視著雨傘在轉動中的我,幾乎快想起、我曾經也有過同樣一把傘是什麼時候的事。

    「其他人?你是說管家和傭人他們嗎?我讓他們今天放假一天,怎麼?曹○○,什麼時候你這麼關心他們了?」,跟著說話聲傳來的方向看去,才剛放回那把傘的我、也終於看到了令人好奇的曹姐;而從曹姐的回應來看,她似乎習慣直接叫著弟弟‧曹主任的名字。

    「你就是小○對吧?等你好久了,晚餐還沒吃、都八點多了,肚子一定餓了吧!請進…我說那個曹○○,還不用快點過來招呼客人啊!」、「喔!知道了!」,有別於對自己弟弟的板著面孔,曹姐對我的態度、則是有點過於禮貌和客氣,也讓身為她弟弟的曹主任、不由得對我感到尷尬地多看了幾眼。

    「先坐一下,桌上有下午剛出爐的手工麵包,我自己做的喔!我知道你們男人都不吃青菜的,所以,等一下就跳過沙拉,直接上前菜囉!還請你們等一下…我這就去把前菜端過來…」,跟著曹姐的帶領、我和曹主任進到了一樓客廳旁的飯廳就座;同樣雕工精細的白色木頭長桌,搭配桌上的花香和一看就是高級品的餐具和玻璃杯,以及同樣成套白色鋪底的高級木椅,老實說,光是飯廳這裡的擺設裝潢、簡直讓人就像坐在一流的西餐廳裡一樣。

    「哼!哈!連我都看得出來、我姊真的對你有興趣呢!」,一邊啃著麵包、一邊曹主任對我說著話,「嗯哼…所以…」,看見曹主任麵包吃得是津津有味、我也拿起了一塊麵包吃了起來,「別忘了…我下車前交待你的事,今晚搞定我姊之後,一定要遊說她拉著林董、廖董他們兩個加入方董這一邊,這樣一來,方董就更有機會能扳倒姚總他們一家人了!」、「呵!為了這個目的,你真的要把你姊賣了?」、「什麼賣了?…哈!好吃的東西來了!跟你說、我姐這幾年的手藝、真的不是蓋的!光是這道前菜…哇~真香!阿○,你一定要吃看看!」,看見曹姐端著上菜盤和食物回來飯廳時,曹主任馬上臉色一變、跟著改換起了話題。

    「這是什麼?」,我問,「義式白醬海鮮燉飯,“聽說”你也很喜歡吃這道前菜料理,吃完,你一定要給我評語喔!呵!」,但話說回頭,像曹姐這樣一個標準的“美魔女”等級的上流貴婦,如果我們曾見過面、我絕對是記憶猶新,但為何我的記憶會是這樣模糊不清?而她說的“聽說”、又是聽誰說的?面對一個對我看似熟悉、但我對她卻一無所知的女人面前,想要徹底了解她的慾望,早就讓frank把曹主任交待的“任務”給忘到九霄雲外去了!「嗯…真要說的話,米粒口感軟爛合我口味,鹹淡調味也算適中,用料實在,蛤蜊、蝦子、鯛魚片、花枝樣樣都有,而且是份量充足、但又不搶過燉飯的主角角色;還有…畫龍點睛的干貝,也有先煎香處理過,有加分,加上端上來的溫度也剛剛好入口,整體吃起來…算是一道可以放在一般餐廳菜單上、也沒啥問題的菜色…」,看了我說完一口食評,曹主任是跟著目瞪口呆;而曹姐則是感受到自己在菜色上的用心、總算受到吃飯的人肯定,當下是笑得合不攏嘴地直說我嘴甜。

    但她不知道這時候的我,一邊腦裡忙著總合在fb上找到和來自曹主任給的資料,一邊則是用眼睛打量她身為女人的所有條件。

    曹姐,chloe,6月即將慶祝53歲生日的寡婦一個,身高170.5、配上大約56公斤的身材比例,稱得上是高䠷又膿纖合度的衣架子身材,也難怪她能把這一件無肩帶平口低胸黑色金絲晚禮服、穿出不輸模特兒的自信大度;而她一頭長髮盤在腦後、用來固定頭髮的黃金鳳凰髮飾和她脖子上的珍珠項鍊,也直射眼簾地展露了自己的雍容貴氣;老實說,視覺年紀了不起才40歲出頭的她,還有張盡展熟女風情臉蛋、幾分神似熟女藝人的julie-老牌藝人‧陽帆的老婆,而左眼眼角下帶著淚痣的曹姐,眼波流轉間、則更多了一份愁心帶淚的憂鬱美,如果她能再年輕個三十歲,外表說是能演活楚楚可憐的林黛玉也不為過吧!「吃完了…呵,還真乾淨呢!那我收一下盤子囉!」、「嗯,謝謝!」,更別說她彎下身、用“倒奶”的姿勢幫我和曹主任收拾餐盤時,那幾乎從晚禮服呼之欲出的胸部曲線了!根據frank不負責任的目測,曹姐應該有著一對d杯大小的豐滿肉峰,就藏在那件黑色金絲晚禮服之下。

    「嗯,等一下,就是上前湯囉!你們兩個…就敬請期待了!」,說完,當曹姐伸出左手、要收回我的餐盤,好放在曹主任的餐盤上給一起做收拾時,隱藏在她一串綠色翠玉佛珠下的淺淺傷痕,卻也同時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

    「妳的手…」、「呵,就你看到的…不就是割腕自殺的痕跡嘛?怎麼了嗎?」,突然,我全身傳過一陣電流上身般的觸電感,我,想起來了,曾經聽過同樣這句話的時間,還有說過同樣這句話的人,一五一十、就在曹姐她回答我這句話的瞬間,一切都得到了解答。

    原來,我和曹姐真的見過面,也許她今天這場晚飯的邀約,真正等著的、就是當我自己從中發現她、和她這一切過去往事的一瞬間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「妳的手…」、「呵,不就是割腕自殺的痕跡嘛?怎麼了嗎?」,大約七八年前、某個多雨的秋天午後吧!我在一座簡陋的水泥橋上,曾經用力抓住了一個想要跳橋自殺的女人的手,企圖阻止她整個身子繼續往橋下墜落下去。

    那時候,我被當時營業處的丁主任派去參加、由總公司辦理的一個基層幹部短期培訓營,地點就在高雄東邊的某一處荒郊野外;而很糟糕的那一天,沒選擇開車過來的我,先是錯過了最後一班可以下山買東西的公車,接著走路回來公司分配的宿舍時,又在那座爛橋上、遇見了一個正要跳橋自殺的女人。

    「沒怎麼了,我就是不想看到有人在我面前找死!拿刀子割手還不夠痛啊!現在還想跳橋自殺?妳是有多想死啊!這位歐巴桑!」、「什麼歐巴桑?你給我放手!別碰我!啊啊!救命啊!」,印象中,剛見面的我們之間、大概就是這樣子的對話,開啟了彼此的第一印象吧!然後,在她大喊「救命啊!」的呼救聲中,就被我給推到了橋下去…嗯,是的,被我推的,當然,那也是我不小心失手做的一件小差錯。

    也因為這樣,人是我殺的…啊!人是我推的的關係,所以我花了快一個下午的時間,看著天氣從絲絲小雨變成大雨滂沱,我還是堅持把那個成功如願掉下橋去的女人、從橋底下的小溪中撈了起來,並且做了人生中的第一次cpr-還好她後來醒了,肋骨也幸運地沒被我壓斷掉。

    不過,她還是損失了一些東西:溪水裡的髒泥巴毀了一件還算漂亮的連身洋裝、還有一隻白色高跟鞋不知道漂到哪裡去了;於是,把她帶回來公司分配宿舍的frank,等她洗完澡後,也只好拿了一件、自己晚上當睡衣穿的白色T恤給她臨時穿著,而T恤上頭的圖案,則是一座被分割成好幾個綠色動物圖案給湊成的台灣島;後來,這件白色T恤、也出現在她fb的某一張南法旅遊時拍的照片上。

    至於…T恤底下,這女人也是什麼也沒穿-紫芋色的素面內衣、內褲,在洗去髒泥巴後,現在正掛在我的房間裡晾乾吧!而我,也是只穿了一件“吊尬”和一件四角內褲的狼狽模樣。

    那是很尷尬的一幕畫面!尤其只剩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簡陋宿舍裡,彼此又幾乎是衣不蔽體的狀態,因此,有一段很長的時間,我們只有看著對方而沈默不語。

    「嗯…其、其他人呢?」、「今天下午放假休息,明天下午才要繼續上課,所以其他人沒事就都回家去了,而我們這裡是…」,然後,先打斷這一股尷尬的沈默氣氛的、就是剛被我推下橋去的女人;而我們聊的話題,印象中,從當時多雨的天氣,一路聊到了這幾天、總公司辦理的基層幹部短期培訓營的事,不知不覺之間,我們也打開了宿舍裡的所有電燈、一起迎接了一個多雨的秋夜到來。

    然後,很正常地、我們兩個都餓了;而勉強算是這間宿舍臨時主人的frank,也只好硬著頭皮地打開冰箱、試著為我和這個女人做上一頓能吃的晚餐。

    而之所以叫她「這個女人」,則是那時候、我們還都沒問過彼此的名字是什麼?「來囉!前湯‧上湯燉鮑魚,我們家曹○○的最愛,對吧?」、「姊,別這樣!阿○在看呢!這樣子…我滿丟臉的!」、「喔?怕丟臉…那下次就別來我家吃飯!曹○○!」、「不是啦!姊,我不是這個意思啦!聽我說…」,後來,大家有默契地淡忘了、剛剛曹姐手腕上發現傷痕的事後,前湯也跟著端了上來;而看著兩個感情好的姊弟在拌嘴,其實是一件很溫馨的事,但不知道曹姐是否發現了我想起什麼,只見她仍然像個沒事人一樣、一邊把湯端上桌喝著,一邊又和我們認真地在閒話家常。

    只是,這道由南非鮑魚扮演主角、金華火腿和老母雞雞湯作陪的上湯燉鮑魚,可是一點也不輸給剛剛的義式白醬海鮮燉飯,一樣也是一道可以標價給端上餐桌的上好中式湯品。

    「所以…妳為什麼想要跳橋自殺?而且…還挑了在這裡做這件事?是有什麼原因嗎?」,那天晚上,聽著宿舍外面的大風大雨的大自然咆嘯聲,伴隨著不算明亮的燈光下,一邊努力弄出晚餐的frank,也開始和這個女人聊起了、一些讓她難以啟齒的話題。

    而我也忘了那時候、我們究竟聊了什麼?但最後,那個女人還是打開了心房,試著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清楚、許多關於她家裡發生的大小事,也讓人多少明瞭了、她為何會選擇走向了接連好幾次自殺的嘗試;當然,後來對照曹主任的說法,那時候的曹姐、對我也隱晦了不少事,但對第一次見面的陌生男女來說,她說的心裡話、那絕對已經超過了一般朋友所能知道的程度。

    然後,回到曹姐今天的晚餐邀約上-擺在這麼出色的前菜、前湯之後,作為主菜,曹姐端上桌的、則是美國帶骨牛小排佐紅酒醬汁。

    「小○,這份牛小排…我用的是美國安格斯choice帶骨牛小排,加上一些擺盤的薯泥、烤茄子、水煮花椰菜、炸櫛瓜、涼拌玉米筍和番茄切片…哪…紅酒醬汁我自己調的,這也是我最近看食譜學會的一道牛小排料理,沒幾個人吃過,希望你會喜歡…」、「謝謝,我相信曹姐的手藝、一定會很好吃…」,但看著這道美味可口的牛小排,誰知道幾年前的曹姐、卻又是完全不會煮菜的一個女人,哪怕她當時已經是3個子女的媽。

    「噹噹噹!美味可口的炒泡麵上桌了!還有…“沙必思”的海帶芽湯…」、「炒泡麵、海帶芽湯,又不是什麼特別難的菜,看你得意的樣子…」、「喔?敢這樣講,那妳就多會?來,來煮一盤炒泡麵給我吃吃看啊!」、「兇兇兇!兇什麼?我們家有廚師做飯,我幹嘛會做飯?當老闆娘的、只要會負責吃就好了!會做菜又有啥了不起的!再厲害、還不是在領薪水當廚師…而且…呿呿…你也不想想、我會掉下橋去,那是因為誰的錯?」、「我、我…算了,“大人不記小人過”,不跟妳吵了,妳…到底要不要吃啦!吃完,給我打手機回家找人來接妳!」、「我手機掉了,被你推下橋給溺水的時候;另外,我的錢包也不見了…你要負責…」、「好,那用我的手機打,來,電話號碼!」、「我不記得我家的電話號碼,平常家裡的傭人會幫我打電話,而且我的電話號碼都存在手機裡了,啊…不過…都因為你…現在都搞丟了…」、「我…我…」,這段對話,讓我後來想了好久、才復原出大概的內容,但不知道為什麼、明明像是爭吵的場景,當frank想起來的時候,心中卻彷彿嚐到了一點點、屬於男女之間在曖昧期的甜蜜味道。

    而最後,吃完了美味可口的牛小排後,曹姐用一道奶酪淋覆盆子醬的甜點作收尾-酸酸甜甜的滋味,清爽中,又解除了剛剛主菜的牛小排、留在嘴裡的厚重油膩,也成功地為今天的晚餐、劃下了一個堪稱完美的句點。

    「好吃、真好吃,對了,曹姐,什麼原因讓妳開始想學做菜的?聽主任說、妳學做菜是幾年前才開始的事?」、「嗯,是啊!因為一個人,他曾經跟我講過一段話,讓我重新去想像做菜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,而不只是單純在解決肚子餓而已…」、「喔?他說了什麼話?」,我問,但卻也看見曹姐投射在我身上、幾分帶著試探意味的眼光。

    「好吃!可能肚子餓了的關係吧?沒想到…你弄的炒泡麵還真的不錯吃!有我家請的廚師的水準!」、「呵,隨便弄弄的而已,吃得開心就好!」,我說,而眼前那個女人的讚美,也反映在被一掃而空的盤子上,就連一旁沖泡出的海帶芽湯,也被她很捧場地喝得一乾二淨。

    「對了,我老公…我認識他一輩子,我都沒看過他進到廚房過,都是男人,那你…又為什麼會想要做菜?」、「很簡單,因為…」,看見曹姐回答起我的這個問題時,突然,我也想起了、我也曾經被問過差不多的題目,並且也給了對方一個、我發自內心所想出的答案。

    「那個人跟我說…食物可以溫暖人的胃,還可以溫暖人的心,尤其是好…」、「…好吃的東西,妳,難道不覺得是這樣嗎?嗯?哈…真的是妳,好久不見…」、「嗯,好久不見,原來…你還記得我…而且沒想到…你這個說話老氣的小老頭…年紀居然還比我小了快17歲…哈…都快可以當我兒子了說…」,而話一說完、看見我們相視而笑的畫面,一頭霧水的曹主任,則是忙著對我一再投以狐疑的眼光,彷彿希望我開口做個解釋的樣子,但我…又要怎麼去做解釋呢?「食物可以溫暖人的胃,還可以溫暖人的心」,沒想到,當時候、frank靈機一動想出的一段話,最後,還真的溫暖了我和曹姐的胃,也溫暖了我和她的兩顆心,即使事隔了七八年之後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然而,這篇故事並沒有在五月那一天的晚餐後結束,一如七八年前的那個多雨的秋夜裡,我和“那個女人”的故事、也延續到了隔天忽雨忽晴的清早。

    一夜過去,我們各自窩在宿舍客廳相對面的兩張竹椅上、蓋著單薄的毯子,從聊天說地、再到說南道北,卻始終沒有問到對方的名字,也沒聊到之後可以怎麼連絡對方的事。

    也許七八年前的我們,彼此心性還算單純吧!深怕問了這些問題以後,有了答案的我們,將會讓當時那樣無所不聊的關係,跟著變化成為我們無法承受的負擔。

    也許就是那樣單純不過的曖昧,才讓彼此在多年以後、還能想起對方當時模糊掉的面孔。

    而曹主任和我約好隔天中午來接我的時間後,便知趣地開車離開了曹姊家的這座豪宅;於是,四周氣氛為之一沈,只剩下我和曹姐的這間偌大豪宅裡,彷彿時光又回轉到了、那一年秋天裡相遇的那間深山宿舍,裡頭只有我和“那個女人”。

    「下雨了!」,我說,「嗯,就跟那一年、我們認識的那一天一樣的雨勢呢!」,曹姐跟著附聲,而收拾完杯盤餐具之後的白色木頭長桌上,除了插著鮮花的花瓶,現在還多了一支法國紅酒和兩支晶瑩剔透的長腳玻璃杯。

    「問你喔!小○,那一晚…你明明知道我丈夫剛走(死)掉的事,你也看得出我對你的好感,可是…為什麼你沒對我下手?是那時候…我的魅力不夠嗎?」,曹姐的話說得坦白,而幫彼此倒了一杯紅酒後,先拿起酒杯啜飲的她,也悄悄拿下了頭上的黃金鳳凰髮飾,任由一頭蓬鬆的波浪長髮垂落肩下,如同一道黑色瀑布的無聲傾落;「呵,如果我說…我其實很想呢?哈!這年頭、好人都不是自己想當的…」、「嗯,什麼意思?」、「沒事,那時候的妳,手上還戴著婚戒,不管羅先生那時候是生是死?還是人在國外?妳的心,還是在他身上,而我…並不想趁人之危…」,七八年前自己的心思,原來曾經是那麼單純;而說出了連現在的自己、都覺得可笑的理由後,我也拿起另一支裝著紅酒的酒杯,慢慢飲入一口酒香深沈的紅酒酒液。

    「原來…是這樣啊!」,放下了酒杯,曹姐低頭轉動了、自己還掛在無名指上的那枚白金鑽石婚戒,然後,她突然抬頭起來看向我,「那現在呢?陌生人,直到現在,你都還沒親口跟我說過你的名字呢!為什麼,那時候…你沒有告訴我?」、「很簡單,我只是想耍帥,每個男生在自己喜歡的女生面前,都喜歡耍帥,而我…在妳面前…就耍帥了那一次!」、「嗯…」,七八年前過去,frank卻還記得那時候和曹姐對應的初心和情景。

    「你…真的不告訴我…你的名字…也許我們還會再見面…」,雨勢忽起乍停的天氣裡,站在半山腰的山路轉彎處的公車站牌旁,我伸手撐著的蘋果綠雨傘傘下,我聽見身邊的“那個女人”、正怯生生地開口問著frank的名字。

    那時候的曹姐一臉素顏,絕對稱不上後來那樣的美艷;但天生麗質的她,即使素顏以對、仍然看起來頂多只比frank大上個四五歲,正值舉手投足、都散發著女人在春心蕩漾當中的嫵媚氣息的熟女年紀。

    「下次吧!如果有緣,等我們再見面,你把這把傘還我,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!而妳…也請妳到時候、也要告訴我妳的名字…」,雖然後來有些後悔,但frank當時候也只能這麼做-她心裡還掛記著、過世不到一年的丈夫‧羅先生;而我當時的心思,也還和當時熟稔的人妻小英糾纏不清,實在沒有多餘心力、可以去發展另一段感情關係。

    於是,我們錯過了對方,只留下了在蘋果綠雨傘下的一句承諾-直到五月那一天的晚餐過後,我們才又重新遇見了對方,也有機會實現當年的承諾。

    「好久不見!這是你的傘,還你!」,似乎想起了什麼,曹姐走了幾步回來餐桌旁的位子後,手上已經多了一把蘋果綠的舊雨傘,並且把它遞給了我。

    「好久不見,謝謝妳替我保管這把傘,我叫○○○,妳呢?」、「我叫…曹詩琪,嗯嗯…」,同樣只剩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房子裡,我們卻少了當年負擔的掛記和矜持;在一個跨坐坐上了frank的身體後,曹姐的吻、隨之一一深深地烙印在了frank身上的每一處。

    而frank也伸手解開了黑色金絲晚禮服背後的拉鍊,再順勢一個拉下了晚禮服的上身衣裝後,緊接露出的誘人景象,則是曹姐包覆在紫色絲質緞面蕾絲胸罩下、那一對飽滿圓挺的d杯美乳酥胸。

    「你好,○○○,第二次見面,請多多指教!」、「呵,曹家最美麗的歐巴桑,也請妳多多指教…」、「不要叫我歐巴桑啦!嗯嗯…」,第一次的接吻完後,我們又是一陣更激烈的舌吻;而乾柴烈火燒出的、這把累積許久的熊熊慾火,也燒得我們倆的體溫逐漸升高,更讓frank和曹姐口乾舌燥地脫落了一身礙事的衣物和裝扮-包括了曹姐戴在無名指上的2克拉白金鑽石婚戒,也被frank接過手後、一把丟進了飯廳旁的黑色小垃圾桶裡。

    「喔…沒想到…○○○…你的“懶叫”怎會這麼大支、這麼粗勇…我的雞巴洞…喔…被插得好爽喔…」,第一次的性交,曹姐跳tone地操著國台語交雜的口音一邊淫叫亂語、一邊則被frank壓制住給趴伏在飯廳的某一面落地窗上;只見她原本飽滿圓挺的美乳酥胸,頓時落得在玻璃窗面上、硬被擠壓成兩團外擴貼平的渾圓肉團;而暗紅色的乳頭、覆蓋著稀少陰毛的肥滿陰阜,也在飯廳燈光的照明下格外誘人,也意外成為了這間豪宅的女主人,用來招呼frank這位留宿下來的客人、渡過這個狂風暴雨之夜的完美玩具。

    「喔!yes~就是這樣…好久沒這麼爽了!找你來…果然是對的…喔…小○…yes~喔喔…○○○…啊~人家…又要高潮了…喔…小○…再大力一點…不要停…Oh!fuck!呃呃…又高潮了…等一下…別動…人家的雞巴洞在發抖…喔喔…」,於是,呼應著曹姐、一口國台英語交雜的淫聲浪語,frank用著早上才剛幹過潔兒老師的背後式體位,一手扣著曹姐平坦厚實的腹部、一手抓著曹姐的一邊肩膀,努力擺動了腰部幾十下、總算把曹姐送上了人生久違一次的性高潮。

    然而,對久久未曾有性過經驗的女人來說,這種性高潮帶來的快感,卻是如同精神上的毒品一樣、可說是會讓久未品嘗過的女人,試過一次就為之上癮的甜蜜毒藥。

    因此,一夜漫漫,直到黎明升起的睡眼惺忪間,我和曹姐在她房子裡各處、一共性交了五次-飯廳的落地窗邊、飯廰的白色木頭長方形餐桌上、小玄關的踏地墊上、二樓浴室的按摩浴缸裡,再到二樓臥房的加大雙人大床上,以及隔天一早、公開暴露在陽光和空氣之中的二樓臥房陽台欄杆上-性交的快樂,不斷射入子宮深處的男人精液的滋潤,彷彿又讓快53歲的曹姐、重拾了20幾歲年輕女孩的性趣盎然之餘,同時,也找回了那時候的旺盛體力。

    「妳在跟誰講電話?我需要迴避嗎?」,早上,剛結束了臥房陽台上的暴露性交遊戲後,才想補個眠的frank,卻聽見曹姐大聲講起了手機,「不用,她也是你認識的人-來,洪○萱小朋友,要不要跟妳家的○○○說早安啊!」、「嗯,妳說誰?洪○萱?雞巴萱?怎麼會…真的是她?」,原來,世界可以很大、也可以真的很小-比如說曹姐還是雞巴萱的十幾年牌友,而幾個月前、偶然在彼此交流一些性愛八卦的時候,雞巴萱手機上的一張幫我口交的照片和加油添醋的幫忙渲染下,也讓想起了我的臉容的曹姐、有了想要找我一續前緣的動力。

    而雞巴萱,她是frank目前名義上的正牌女友‧小護士恩恩的小阿姨、她媽媽最小的妹妹,十分喜歡多p輪姦調教遊戲的她,也是身兼人妻人母的老闆娘身份,同時更是和曹姐打牌了十幾年的鐵桿牌友。

    所以,那一晚晚餐裡的義式白醬海鮮燉飯、牛小排或是奶酪,每道菜色之所以能切中frank的飲食偏好,原來也都是雞巴萱洩漏給曹姐的情報資訊。

    「還有…聽萱萱說,你們有在玩sm?那是什麼?我也可以加入你們…玩玩看嗎?」,和雞巴萱說完話,曹姐突然跟我這麼說,手裡還提著老公‧羅先生生前留下來的一條咖啡色皮帶,示意要我幫她圍上脖子給戴緊、瓜代一下被套上狗項圈時的心得感想。

    儘管和原本想像中、七八年後有緣相逢的人生劇本有段差距,但變調了的緣份,何嘗也不是一種緣份呢?於是,忍著一身的腰痠背痛,frank還是從雙人大床上起身、試著為曹姐綁上她老公‧羅先生的皮帶在她脖子上,暫代成屬於她的臨時專屬項圈。

    而男人的皮帶,適合臨時用來當作抽打女人臀部、後背和雙腿等厚實部位的體罰道具,但要說是替代項圈的代用品,則顯得長度不足、柔軟性不夠,越是精實堅韌的皮革材質,也更容易壓迫到m奴寶貝們脖子上的氣管和血管,也影響了她們的呼吸和血液循環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只是,一開頭有說了、這篇故事從五月開始,卻橫跨了快兩個月才算告一段落。

    即使是他親姊,但曹主任並沒放過當初要frank、所要對曹姐所打的主意;快兩個月過去,不久之前、今年七月中的某一天,我終於有把握地邀約了耐心不再的曹主任、再到曹姐家吃上一頓晚飯,順便“檢視”一下他要的結果。

    而我,則請了一個下午的假到曹姐家、提早為那天的“晚餐”做準備-一道特地為曹主任所精心準備的“驚奇餐點”。

    「叩啊~」的一聲裡,晚上八點多,比我預期的時間還晚了幾分鐘,今晚管家和傭人一樣放假休息的曹姐家豪宅,終於有人推開了、那兩扇繁雕細刻的沈重木門。

    「姊,一個多月來沒來妳家,有沒有想我啊?今天我有帶烤鴨來當配菜,別說我都…兩手…空空…過來…」,但一推開門、忙著低頭脫鞋和換穿上拖鞋的曹主任,當他一抬頭時,顯然十分驚訝於他所看到、我和曹姐所為他準備的這頓“晚餐”,就連拿在他手上的裝袋烤鴨,也跟著一個掉在了地板上。

    「曹詩琪,有客人來了,沒教過妳…要跟客人打聲招呼嗎?」,我說,同時是一腳跨在白色沙發的上緣、一腳自然垂落在客廳的手工編織地毯上,用著繼續維持打開兩腿的姿勢、好讓跪趴在白色沙發底下的曹姐,可以繼續大口吸舔著、frank剛射完精不久的半軟硬肉棒。

    「姊,這是怎麼回事?」、「嗯…」,聽了frank的指令,兩眼迷濛的曹姐、也只是轉頭向曹主任微微點了一個頭之後,便又繼續專心吸舔著frank的那根“胯下之物”;而呆了半晌的曹主任,卻是露出了一臉啞口無言的呆樣。

    全裸著身子,腳下踩著那一雙失而復得、重新成雙成對的白色高跟鞋的曹姐,身長170.5,體重是略為增加的57公斤,披頭散髮、一臉素妝的她,脖子上的名貴珍珠項鍊已不復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條frank新買的水寶藍色系的鑲(水)鑽狗項圈,搭配了繫上的同色系狗繩的這般屈辱象徵,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、眼前的曹姐,現在只是一條身體完全發育成熟、並且身材保持有方的高級人形母犬。

    「曹詩琪,沒禮貌,這是我教妳對待客人的禮貌嗎?啪!啪!啪!」、「嗯哼!嗯哼!嗯哼!」,一手牽著狗繩、一手frank揮動手上的體罰道具,則是她老公‧羅先生生前留下來的咖啡色皮帶;而曹姐沒有反抗,只是靜靜地撐完、frank用皮帶抽打在她後背和屁股上的十下懲罰。

    「接著,去讓客人檢查一下妳的小穴,記得…要有禮貌一點!」、「是,明白了!」,或許是剛挨完了frank用皮帶抽打的十下懲罰的警惕,只見等frank一放開手裡狗繩的套環後,拖曳著連接項圈的狗繩的曹姐,她那轉頭爬伏在客廳地毯上的移動身形、看起來就顯得不再那麼猶豫和遲疑。

    「姊,妳到底在做什麼?」、「請…請…客人…檢查…曹詩琪…的…雞巴洞…」、「還有呢?我剛教過妳的台詞,好像不是只有這樣…」、「是…明白了…嗯…請客人檢查…曹詩琪…剛被“懶叫”肏過兩遍…的…雞巴洞…打開了…請檢查…裡面還有…兩發…主人老公的“洨”(精液)…正在流出來…」,說著,只見曹姐搭配了之前教過她的動作,擺出了把頭頂在地毯上、臉往胯下看去的趴伏姿勢後,她吃力地把雙手穿過了兩腿之間,跟著右手的手指撐開了陰唇肉瓣、毫無羞恥地大方露出了裡頭的粉紅色肉穴和尿道口。

    而曹姐另一手的左手手指,也自動將搽著鮮紅色指甲油的指尖給放入了肉穴穴口、一進一出地開始掏弄起了自己半開合當中的肉穴腔道;沒多久,順著手指的幾番掏弄後,曹姐的肉穴汩汩流出了、屬於frank體液的鮮白色男人精液,並且還一路繼續流過了曹姐左手上的綠色翠玉佛珠,以及她為丈夫‧羅先生劃下的那抹淺淺刀痕。

    我想,掛在客廳牆壁上的遺像裡,天上有靈的羅先生、應該也能完整地欣賞到、眼前自己妻子的完美淫態吧!尤其在幫曹姐剔光了陰毛之後,她那肥滿飽實的陰阜的誘人風景、也更加輕易地可以讓任何男人的眼睛給一覽無遺。

    「下午跟你請假過來,我有空就幹了她兩次,沒戴套子,直接射在裡面,所以…她子宮裡頭的精液都是我的…而且…還是最新鮮的…」、「哇…」,看呆了的曹主任,已經是呆若木雞地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單音;即使也曾在營業處、看過我如何虐玩調教過莊靜吟,但曹姐,畢竟是他的親生姊姊、關係最密切的家人之一,這一下子之間、恐怕還是難以接受眼前的這一切吧!「主任,有需要這麼驚訝嗎?你不是也看過、我這樣玩過莊靜吟?還讓她有了我的種?現在,只是我玩的對象換成了曹姐而已…」,說著,frank也離開了先前躺臥著的白色沙發,開始繞過沙發前的一張玻璃茶幾,再信步走向了曹姐和曹主任。

    「我不知道你到底要我做到怎樣的程度?但現在的曹姐,別說要她拉攏林董和廖董加入我們這一邊、共同成為方董的助力這件事了,要她做出其他更“有趣”的事…似乎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?對嗎?曹詩琪…」、「嗯,是的,主人老公…」,聽見我的呼喚,兩眼迷濛的曹姐、也跟著抬起頭來,隨後是手腳並用地給慢慢爬伏到了、frank的右腳腳邊做著歇息。

    而主人,是代表這個男人擁有了自己的肉體。

    而老公,是代表這個男人支配了自己的感情。

    所以,「主人老公」的稱呼,也成了m奴寶貝們對frank唯一、也是最高禮讚的稱呼。

    「主人老公…我要…我還要…嗯嗯…」,緊靠著frank的右邊大腿,曹姐是一路往上磨蹭著、自己胸前那一對d杯大小的肥軟乳房,而慢慢給挺起了身子;同時,她一手輕托著裝盛著睪丸的陰囊、一手套弄著勃起當中的肉棒,嘴裡的舌頭,也貪婪地包覆上了frank的肉棒前端…而這就是、沈溺在sm調教遊戲世界裡的女人的模樣-不需要羞恥心,不需要自尊心,要的只有最單純不過的肉慾上的滿足和刺激快感,以及精神上被某人完全支配下的歸屬感。

    最重要的、我和曹主任並沒有因為這天的這件事而決裂,反而因為擁有了更多共同的醜陋秘密,而更加唇齒相依地成為了、方董和姚總一家爭奪公司主導權的同國棋子-人嘛!不是成為下棋的棋手,就是成為別人手裡的一顆棋子,不是嗎?「嗯,乖!曹詩琪…啊…慢一點…」、「嗯…主人老公…」,而我先是摸了摸曹姐的頭當作獎勵,接著,再一個伸手整理她散亂的波浪長髮時,我又聞見了似曾熟悉的水蜜桃香體味。

    「下次吧!如果有緣,等我們再見面,你把這把傘還我,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!而妳…也請妳到時候、也要告訴我妳的名字…」,那天,在山路轉彎處的公車站牌邊,我也曾這樣摸了摸曹姐的頭,並且伸手順過了曹姐、耳邊當時還未留長的髮絲,並且也從髮際間、聞見了一樣的水蜜桃香體味。

    然後,我把傘借給了曹姐、送她坐上回家的公車後,淋著小雨的frank,記得用了快一個小時吧!終於在橋下溪流的一處泥水灘邊,找到了那隻曹姐給失落掉的白色高跟鞋。

    而一如潔兒老師之前五月時的預言,我找到了後來被遺忘在家裡某處的那隻白色高跟鞋,也找到了當初遺忘它的主人,也綁回了和它主人之間、那條被遺忘的紅線。

    只是,當年共撐在一把蘋果綠雨傘下話別的我們,是否有想過多年後的今天、我們會是這樣的關係?如果知道了,我們是否還會想再找尋著對方、找尋著我們不曾聽對方說過的名字?「曹詩琪…我是○○○,妳,過得好嗎?」、「嗯?主人老公…你說什麼?」,這是多年前、我原本期待再相遇時,要親口說給曹姐聽的一句問候,但時過境遷之後,我只能淺淺地出聲在她耳邊帶過,並且深深地給了她左眼眼角下的淚痣一個長吻。

    我不知道帶妳進入的、是妳的地獄?還是妳的天堂?但我對著這顆淚痣留下盼望,盼望有生之年再相遇的我們,永遠不會因為對方而難過,也永遠不會因為對方而流淚…「紅顏不曾舊,舊在人心久;徐娘嘆半老,傘下情緣修。」

     

    「紅顏不曾舊,舊在人心久;徐娘嘆半老,傘下情緣修。」

    故事發生在五月的某一個禮拜,之後再橫跨了快兩個月的一件風流往事;但嚴格地話說從頭的話,卻又是事隔七八年之久的一段前因後果。

    雖然frank一直認為每個身處不同年紀的女人,都有屬於那年紀所特有的美麗和性感,但年過30、甚至熬過了人生40的諸般風雨歷練之後,那些懂得保養之道的成熟女人們,往往身上多添了一股渾然天成的女人韻味,只要懂得運使這股風情韻味的媚惑門道,她們就會成讓每個男人都為之垂涎欲滴的一塊塊可口美肉,就像是比美乾式熟成丁骨牛排的頂級風味一樣。

    「紅顏不曾舊,舊在人心久」,其實換個角度去欣賞身邊周遭的美人遲暮,只要人心一變,她們何嘗不是具有現代感名詞的“美魔女”一枚。

    一如帶著小幼仔‧小明海回到娘家生活,已經一段時日不見的潔兒老師,當好久不見的她、突然站在我家一樓後門的紅色鐵門外時,偶然相遇的frank、不免是呆了半晌地多看幾眼,才又回過神來地走向了、這個要稱作“美魔女”一點兒也不為過的40幾歲小學老師。

    「早!妳…怎麼會在這?妳回來怎也不先說一聲?」、「嗯,想給你驚喜啊!主人老公…」、「哈!主人老公!嗯哼!這裡不方便說這種話,我們換個地方吧!」、「嗯,是的…」,frank這次早上上班回家是來拿一份文件的,不料卻在這裡意外遇見了潔兒老師-自從她幫我生下了小幼仔‧小明海以後,她便待在高雄娘家坐月子和帶著小明海,偶爾才會出現見個面,一個月頂多見個一兩次吧!而這時候、她手上抱著的嬰兒,應該就是我們倆的血脈給共同生下的小幼仔‧小明海吧!而「明海」是潔兒老師爸爸的名字-一個年輕早逝的老實男人和遠洋漁船船員,潔兒老師為小兒子取了這個名字的用意,大概就是在追念那個印象中、面目已經模糊不清的無緣父親吧!「咕嘰!咕嘰!」、「呵,主人老公,你就別再逗弄他了!潔兒好不容易才讓他安靜下來,萬一讓他精神來了,潔兒又要被他給折騰了!」、「哈!這樣啊!那不就是妳當媽的樂趣?咕嘰!咕嘰」!,呵,說是換個地方說話,其實也只是轉過frank家後門的一個牆角後,我們倆的腳步給踏進了、一旁不到2公尺寬的狹窄防火巷裡;同時,frank等腳步一個定下後,便忍不住靠攏上潔兒老師身邊、出聲逗弄起她懷抱裡快一個月沒見的小幼仔‧小明海。

    「嗯,別玩了!主人老公,跟你說認真的!」、「啾啾啾!呵,那我也說認真的…幾天不見,妳,變漂亮了!」、「嗯?有嗎?」「是啊!對了,妳的眼鏡呢?」、「上次去了趟眼鏡行,聽了你的意見,我打算以後都改戴隱形眼鏡…主人老公…潔兒我…這樣子還好看嗎?」,所謂「女為悅己者容」,每個s主當然都樂意見到、自己的m奴聽從了自己的建議或意見-尤其還因此讓m奴可以變得容光煥發、面目全非…啊,不是,是容光煥發、面目一新。

    frank認識潔兒老師大概3年多,今年要滿42的她、老實說頂多算是個耐看型的路人美女,臉蛋五官有點像是日本的熟女av女優‧三浦惠理子;而身高166.4的她,身材高䠷卻略顯單薄、胸部也不大,加上在學校當老師時、觀念上被要求的素顏簡妝,使她從來不是個令人驚艷的亮眼美人,因此,也格外顯得今天的她、是多麼讓人為之眼睛一亮的美豔。

    她身上的卡其色短版風衣不失時尚,底下搭配的黑色皺褶荷葉邊膝上短裙、則若隱若現地透著潔兒老師的大腿曲線和白皙皮膚;加上修剪過的帶捲長髮、紅色珠寶耳飾和腳下踩的卡其色兔毛短靴,眼前彷彿重新學會打扮的潔兒老師,視覺年齡頂多只有30歲上下罷了!「嗯,好看,真的…」、「嗯,好啦!別再一直看我,我…潔兒也是會害羞的!」、「哈!難得讚美妳漂亮呢!妳就老實收下讚美和開心地笑出來就好!」、「齁~主人老公!你這樣說…到底是在虧我?還是在誇讚我啦?」、「呵!妳說呢?」,狹窄的防火巷裡,靠我家後門的一端、堆放了某個缺德鄰居家裡的幾口大紙箱、現在反倒替我們提供了掩人耳目的遮掩-讓我得以稍微放大膽量、伸手撫摸起潔兒老師的臉蛋來;而保養有道的她,臉蛋肌膚在我手掌撫摸間的柔滑細緻,一點兒也看不出她已經是個、生育過4胎子女的40幾歲熟女人母。

    畢竟,在屏東這樣的鄉下地方,鄰居之間的人情味濃厚,也意味著流言蜚語的傳播也更加可怕!因此,這條分隔我和潔兒老師住家的防火巷,儘管陰暗潮濕、人煙罕至,卻也成了我們倆時常臨時幽會的老地方-就算這條防火巷的另一端、就通往鎮上四線道的大馬路商店街上,但偶爾投往防火巷這裡的路人眼光,也不失為我們倆的幽會、增添了幾分刺激和興奮。

    「呵,說正經的,妳今天回來幹嘛?」,我問,一邊則伸長了手、開始把玩著潔兒老師新戴的耳飾,「嗯,想回學校一趟、處理好延長育嬰假的事,我想在娘家多待一年,陪陪媽媽、陪陪我們的小明海…呦!對吧?我的小乖乖!」,說到開心處,只見潔兒老師配合地低下頭、多看了懷裡的小幼仔幾眼,「嗯,那妳要回房間看看嗎?我每個禮拜都會找時間來妳家做打掃和整理…」,我說,一邊拿出了口袋裡的一串鑰匙、潔兒老師家的鑰匙也掛在上頭;而她家所在的隔壁公寓一樓租屋處的廚房後門,就開在這條狹窄的防火巷裡,離我們現在大概五步不到的距離。

    「不用了,我相信你…主人老公…」、「嗯,是嗎?」、「這裡是潔兒現在的家,小明海未來的家,當然…也會是主人老公你的家、我們三個(人)的家,潔兒相信…沒有人會不管自己的家的…」、「嗯,怎麼…突然這樣說?」,忽然,聽見了潔兒老師的感性告白,也讓frank縮回了手、不好意思地搔起了自己的頭髮,同時,心裡也感覺到了一股暖意的流動。

    「嗯哼!不過妳變了這麼多,就是奶子還是小了一點,真可惜!」,frank不擅長應付女人們對自己的這種感性告白,把鑰匙放回褲子口袋後,急忙一個轉換話題、雙手也抓上了她卡其色短版風衣下的胸部位置,卻突然有著一種、胸部有別於過往b杯大小的飽滿觸感。

    「討厭!主人老公!我說我都餵母奶多久了?你也該記得…因為這樣…人家的奶子早就變大了!你看!」,伸手打掉我摸上胸部的手掌後,潔兒老師卻是自己單手抱著孩子、用另一手解開了自己風衣上的鈕扣;等風衣一個向兩邊敞開,裡頭的一對微微下垂、徘徊在大c小d之間大小的飽滿乳房,也跟著映入了我的眼簾。

    而同時,潔兒老師兩邊暗沈帶黑的乳尖上,不知是否因為想要哺育自己後代的母愛?還是看著眼前自己男人給激起的肉慾?乳尖上,兀自溢出了幾滴鮮白色的母奶奶汁。

    「呵!潔兒老師,妳這個小變態…居然沒穿胸罩呢!至少也穿個哺乳內衣吧!難道…妳打算只穿這樣、晃著奶子去學校啊?好一個…變態老師!哈!該不會妳連下面也…」、「嗯哼!討厭…不要說我…還不是因為今天要來找你…所以我才沒有…」,一手摸著乳尖微微滲著母奶奶汁的人母乳房,frank另一手則探向了潔兒老師的短裙底下,手一撩,只看見仍然維持m奴剔光陰毛習慣、一派光溜見人的飽滿陰阜,就這樣靜靜地展露在我眼前。

    「原來…這是妳今天找我的目的啊?那沒辦法了,只好讓妳一邊餵奶當媽,一邊挨幹當母狗了,對吧?潔兒老師…」,一時興起,左右看望了這條防火巷的無人聲靜,frank就拉開了褲子的拉鍊、順手挪出了半軟硬的肉棒,抖了幾下,再隨手沾了些口水、來回幾次濕潤開潔兒老師略感緊閉的陰道口後,跟著「噗滋」的一聲,今天還沒使用過女人肉穴的肉棒,就直挺地整根肉棒給貫入了潔兒老師、她那副前任人妻和現任人母的溫暖肉穴。

    「喔…就是這樣…插進來了…主人老公啊…在娘家…潔兒好想念…主人老公那裡(肉棒)的感覺…啊…」、「呵!妳這個變態老師!母狗老師!喝喝!說妳淫亂又下賤還不夠!乾脆…就讓妳今天裝著我的精子去學校…喔嘶…給同事看…給小朋友看…看看發春的鄒○潔…怎樣發揮她這個老師的子宮的用途的…」、「嗯哼…主人老公好壞…潔兒是你調教出來的…變態老師…母狗老師…啊啊…又淫亂又下賤…啊啊啊…」,隱約迴響著淫聲浪語的防火巷裡,潔兒老師家的廚房後門外,身為女主人的潔兒、一手撐著廚房的木門和紗門,另一手則努力抱穩著吸奶中的小明海;而她微微翹起的屁股上,那件黑色皺褶荷葉邊膝上短裙,則被掀到腰間、好讓從她身後抽插肉穴的frank,可以一覽無遺地欣賞著、她那兼具彈性和結實感的女人臀部。

    「然後呢?繼續說!」、「嗯…啊啊…還有…啊~頂到人家最裡面了…啊…」、「白癡啊!我想知道這件事嗎?」、「是…嗯…可是…真的好舒服…好爽…啊…知道了…啊啊啊…人家等一下…會乖乖去○○國小…讓大家欣賞…人家的子宮…裝滿主人老公精子的…樣子…啊啊啊….」,隨著frank的不斷用肉棒抽插起來,潔兒老師陰道裡的淫水、也逐漸分泌了出來,使得潔兒老師的肉穴、越是更加適合讓男人盡情地狂抽猛幹。

    而frank一手扣住了潔兒老師的腰枝,一手拉住了懸在她腰間之上的黑色皺褶荷葉邊膝上短裙,身體呈現了略微弓彎著下半身的姿勢,努力打算賞賜給久違不見的m奴寶貝、一發屬於s主身為男人才有的寶貴精液。

    然而,從陰暗的防火巷另一端、人來人往的大馬路商店街的方向,突然,frank似乎感受到由兩三個多事的路人、所傳來的吱吱喳喳說話聲和好事的眼光;只是,哺育母奶中的m奴母親也好,大汗淋漓地餵飽m奴母親飢渴肉慾的s主父親也好,沈浸在這sm調教遊戲的世界裡的我們,現在,只在意著對方眼眸中給倒映出的自己。

    「主人老公…我…潔兒…好愛你…」、「呵,我也是,寶貝…」,回歸到自己肉體需求的自己,或許也讓我們回歸到最真實的愛與慾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早上11點多,回家一趟拿份文件的frank,終於才又回到了營業處的辦公室,而目的地則是有曹主任在等著的主任辦公室。

    「主人老公,你最近纏在手指頭上的紅線,感覺啊!越來越亂、也越來越多了,呵!」、「紅線?什麼紅線?我哪隻手上哪裡有纏著紅線?」、「呵,那只是一種比喻啦!笨蛋主人老公…你…總該有聽過牽紅線的月下老人吧?」、「嗯,有啊!聖誕老人的朋友啊!在賣月餅的嗎?哈!我知道,我在開玩笑的!」,在防火巷的一陣“恩愛”後,據說天生具有靈異體質、能看見一些人的前因後果的潔兒老師,突然,就跟我來了這麼一段對話,才抱著吃完母奶的小明海、而離開了我的眼前。

    並且,她還故作玄虛地提醒著frank、有空回家整理家裡的舊東西,或許會找到一隻白色高跟鞋,而那隻鞋、在不久之後,也許還會幫我把某一條被鬆脫掉的紅線、重新又再緊緊綁牢在我的手指上。

    通常怪力亂神的事情,我是敬而遠之、可有可不問的態度;但後來過了幾天,誰知道我在家裡整理舊東西的時候,還真讓frank找到了、一隻孤獨成單的白色高跟鞋。

    不過,在那件事發生之前,我還是得趕回主任辦公室、把放在家裡的這份文件交給曹主任。

    「嗨!阿平,你怎會在這?來找曹主任啊?」、「嗯,早!阿○哥,我、我還有事要忙,我先回去潮州那邊了!」、「嗯,慢走!」、「嗯,那…阿○哥,我先走了,再見!」,回到了營業處辦公室,frank還意外遇見了阿平-幾個月前,還是剛調來frank組裡的一個部下小職員,他也是frank收進口袋裡的神奇寶貝…啊,是m奴寶貝之一的莊靜吟、她登記在身份證配偶欄上的合法丈夫;後來,他也因為我和莊靜吟的關係、而讓frank決定把他推舉坐上了潮州營運站站長的位子,因此,現在他的職等,也一下子變得跟frank、是平起平坐的平等關係。

    「呃…曹主任,我回來了!」、「嗯,我知道,我眼睛還沒瞎呢!東西呢?回家拿個東西要多久?怎麼搞得快2小時才回來?」、「嗯,我剛在家…順便蹲了一下廁所!」、「喔?是喔?你家馬桶用黃金做的嗎?這麼捨不得離開啊!回來,還沒關拉鍊,我看…八成又是順便去找誰打完砲才回來的吧?我看…zoe不在,那就是小愛?莊靜吟?還是…那個Miya…就是你最近剛找來營業處上班的國小同學‧江佩文?天啊!整個營業處都快變成你的後宮了啊?」、「沒、沒有,下次我會再注意時間回來的,還有…你剛講的…那也不是重點吧?主任…」,一進門還沒發現自己拉鍊忘了拉上來的frank,馬上就迎頭挨了曹主任一陣狠刮-而從我們倆平常狼狽為奸…啊,不,是肝膽相照的“麻吉”關係來看,很顯然地、今天似乎有事困擾著曹主任,也才讓我掃到了他正值發飆當中的颱風尾。

    「嗯,說的也是,那…東西呢?在哪?」,等曹主任說完,frank立馬把放在家裡的文件交給了曹主任,順便還免費送上了一杯、他愛喝的某牌子冰咖啡,「有幫我帶糖包和奶精?」、「嗯,有,都有,放在一起呢!對了!曹主任,怎麼今天會在外面看到阿平?你找他來的啊?怎麼他臉色看起來不太好?」、「糖包…奶精…找到了…呵,你在說廢話啊!他老婆莊靜吟、被你搞到肚子都變大了,現在小孩還都快生了,弄得營業處上下幾乎都知道,我說啊!阿○,你也不笨啊!你怎麼還覺得他看到你會有好臉色啊?」,「呃…嗯哼!那也不是重點吧?主任…」,不到一分鐘,即使進貢了他愛喝的冰咖啡,但我還是又被曹主任趁機給虧了一頓,看樣子、今天困擾著曹主任的事情,顯得還不只有一件而已。

    「嗯,你說的也是,還有這份營業處的第二季營運報告…你整理得不錯,等我再看一下、你修一修,就送上來跑章,下個禮拜…就麻煩你帶去高雄鳳山分公司做報告了!」、「嗯,知道了!」、「還有…」、「嗯,什麼事?」,等了幾分鐘,心情似乎平靜下來的曹主任,在大概看完報告文件之後,他才跟我繼續開口說了下去。

    「嗯,回答你的問題,台東營業處那邊、七月會有個業務組長的位子出缺,方董問我有沒有推薦人選?他想要找人去台東那邊插旗佔位子…」、「喔?那阿平…」、「呵,他也挺厲害的,不知從哪知道消息,就來找我毛遂自薦…該不會…又是你說的吧?」、「嗯?不是,這件事,我也是剛才才知道…」、「喔?也是,不過,那小子除了會賣老婆、和你做了賣妻求榮勾當的談判功夫一流之外,我還是找不到他其他的優點…」、「呃…嗯哼!我和他的這件事…應該也不是重點吧?主任…」、「哈!我今天心情不爽、就是想要“噹”你,不行嗎?」、「行行行!但是,下次你家小三的yoyo、再和你發生什麼事,或者大嫂又跑來營業處這裡亂,你也就不用想我會幫忙了!」、「呃…這樣喔!你還真容易生氣,開開玩笑的也不行,哪!別說當兄弟的不好,等一下幫你倒杯威士忌喝,這樣子…ok吧?」,呵,和上級長官成為利益共生的同路人的好處,就是可以沒大沒小…啊,不是,是可以“據理力爭”、糾正他的錯誤,尤其…他還有把柄也握在你的手上的時候。

    於是,等一起喝完了一杯威士忌後,感覺藉酒放鬆了心情的曹主任,才又跟我說了今天他想跟我說的要緊事-他姊,也是公司裡的大股東之一,今晚想要約我們去她家吃晚飯的事。

    而曹主任也讓我看了她姊在fb上的照片和貼文-出國旅遊、吃吃喝喝、運動健身…等等的吃喝玩樂行程,加上偶爾穿插幾張和禿頭凸腹的中老年怪叔叔…啊!是中老年富商的合照,毫無疑問,這位曹姐也是位標準的上流貴婦。

    「我說阿○,你真的不認識我姊嗎?」、「嗯,不知道,我想…應該沒有…吧?」、「那她怎會突然想約你、一起到她家吃晚飯咧?真奇怪…」,面對曹主任的疑問,自認對女人印象是過目不忘的frank、卻少見地沒能給個十之八九的肯定答案。

    「那她…怎麼知道我的?」,我接著反問,「嗯,就上次我們一起去打高爾夫的合照,在fb上被她看到了以後,她就跟我問了你的名字;然後,過沒幾天,她就打電話要我約你一起過來吃晚飯了!嘖…你真的不認識她嗎?」,由於是上級長官的親自邀約,加上對這位陌生的曹姐、為何邀請自己到家裡吃飯的好奇心,所以frank也沒拒絕曹主任的邀約;當晚,跟家裡打過招呼後,我便坐上曹主任的車子,目標是直往隔壁鄉深山裡的曹姐家豪宅前進。

    只是,不知道為什麼、frank對曹姐放在fb上的一張照片,始終感到莫名的熟悉。

    頭頂著時髦墨鏡、脖子圍著彩色絲巾,下半身黑色長褲裝扮的曹姐,人是依偎在法國南部‧普羅旺斯(亞維儂)的一座古老石橋的欄杆上,而她身上穿的、卻是一件不搭尬的白色寬鬆T恤,上頭的圖案,則是一座被分割成好幾個綠色動物圖案給湊成的台灣島。

    而她這件綠色圖案顏色盡褪、作底的白色布料,也顯得洗到破損的老舊T恤,實在不像是這類型上流貴婦的穿著;而這麼剛好的,不知道多少年前、我也曾有過2件一模一樣的T恤,一件送給了某個人,另一件、後來被我丟進了街上轉角的舊衣資源回收箱。

    於是,坐在曹主任車上的40幾分鐘車程裡,frank一邊重新在fb上、找尋關於曹姐和我之間關聯的蛛絲馬跡,但結果、仍然是一無所獲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後來,車子從鎮上進到了深山、穿過了一段蜿蜒迤邐的山路後,終點是一道看起來高大宏偉、豪華氣派的鐵柵門-經過鐵柵門、等曹主任停好車,我們兩人一道走下車步行,雖然燈火通明的豪宅一樓大門、似乎近在眼前,但我們兩人卻走了至少快十分鐘,才穿過前院的廣大草坪和假山魚池的庭園造景,多少流了一點汗,才總算走到了豪宅一樓、那兩扇繁雕細刻出的沈重木門之前。

    而一進門,4米2挑高的一樓空間令人眼睛一亮之外,美輪美奐的豪宅架構、搭配四面圍起、用以取代牆壁的明亮透淨落地窗,以及風格簡單、卻又不失高雅氣派的家具、雕像、畫作的擺設,甚至是鄉下地方少見的智慧化家電的購置,都在在顯示出了這間豪宅大院的貨真價實,也令人好奇起這間豪宅女主人的廬山真面目。

    「主任,你說你姊有結婚,那她老公…今天也在嗎?如果在,我們來不是…」、「嗯,他在啊!」、「是喔?那…等一下會看到他嗎?」、「當然會,喏,他現在就在你前面的牆壁上!」、「嗯?你說什麼?」,在和frank家裡的臥房差不多大小的小玄關、脫下鞋換起穿室內拖鞋時,講到曹姐她老公事情的曹主任,卻要我轉頭看向客廳的牆壁上;而frank也跟著一眼看去、只見直透小玄關到底的客廳牆壁上,斗大而顯目地掛著一張、描繪著某個中年男人上半身形象的巨大油畫。

    「那是什麼?」、「羅先生,我姊的老公,那一張是他的遺像!」、「遺像?」、「嗯,幾年前,他死在中美洲的貝里斯的醫院裡…」,接著,曹主任用了幾分鐘、說起了關於曹姐的老公‧羅先生的故事。

    簡單地說、在李登輝(總統)的時代,台灣曾經推動了東進政策,也吸引了一批熱血無腦…啊,是熱血無懼的商人同胞去了拉美(拉丁美洲)做生意、拼外交,而羅先生也是其中之一;在那過程裡,曹姐也曾經帶著3個孩子離鄉背井到了中美洲、努力試圖陪著羅先生在當地落地生根,但無奈實在是過不了當地水土不服、風俗相異的關卡,兩三年後,曹姐就帶著3個孩子回到台灣生活,而在中美洲的異鄉土地闖出一片事業的羅先生,卻也付出了妻離子散的代價-到最後,改信了基督教的羅先生,在貝里斯的醫院過世時,身邊陪伴他的、還是他在拉美當地包養的兩個麥士第索人的年輕女孩子-甚至,她們兩個也都還幫他生下了孩子。

    之後,曹姐飛去了中美洲、處理完羅先生大多數的遺產後,經過了幾年的投資獲利,曹姐從炒樓炒地上賺進大把鈔票之外,也成了幾家公司的大股東-其中,也包括了我們公司,就連方董擺平不了、一向保持中立觀望的林董和廖董兩個大老闆,據說也和她關係密切。

    「喔!那什麼是麥士第索人?」、「喂!那不是重點好嗎?」、「那重點是?」、「重點…別在她面前提到羅先生!最後幾年,她們兩個是分隔兩地、相敬如“冰”,更別說羅先生還跟當地拉美的女人生了…啊!姊妳來啦!家裡…怎麼不見其他的人?他們都去哪了?」,然而,就在聽著曹主任絮絮叨叨地說著、曹姐家這幾年的朱門血淚史的同時,frank也分心把小玄關和客廳給仔細瀏覽了一遍,並且我的目光也被小玄關的鞋櫃、一旁牆壁邊的不鏽鋼傘架上的“東西”給吸引住。

    一隻形單影隻的白色高跟鞋、一支平凡不過的蘋果綠舊雨傘,突兀地出現在不該存在的有錢人家的豪宅裡,卻也同時突兀地出現在、frank那時一閃而逝的記憶裡。

    甚至,我還把蘋果綠的舊雨傘拿在手上、一個打開和轉動,有幾秒鐘的時間裡,注視著雨傘在轉動中的我,幾乎快想起、我曾經也有過同樣一把傘是什麼時候的事。

    「其他人?你是說管家和傭人他們嗎?我讓他們今天放假一天,怎麼?曹○○,什麼時候你這麼關心他們了?」,跟著說話聲傳來的方向看去,才剛放回那把傘的我、也終於看到了令人好奇的曹姐;而從曹姐的回應來看,她似乎習慣直接叫著弟弟‧曹主任的名字。

    「你就是小○對吧?等你好久了,晚餐還沒吃、都八點多了,肚子一定餓了吧!請進…我說那個曹○○,還不用快點過來招呼客人啊!」、「喔!知道了!」,有別於對自己弟弟的板著面孔,曹姐對我的態度、則是有點過於禮貌和客氣,也讓身為她弟弟的曹主任、不由得對我感到尷尬地多看了幾眼。

    「先坐一下,桌上有下午剛出爐的手工麵包,我自己做的喔!我知道你們男人都不吃青菜的,所以,等一下就跳過沙拉,直接上前菜囉!還請你們等一下…我這就去把前菜端過來…」,跟著曹姐的帶領、我和曹主任進到了一樓客廳旁的飯廳就座;同樣雕工精細的白色木頭長桌,搭配桌上的花香和一看就是高級品的餐具和玻璃杯,以及同樣成套白色鋪底的高級木椅,老實說,光是飯廳這裡的擺設裝潢、簡直讓人就像坐在一流的西餐廳裡一樣。

    「哼!哈!連我都看得出來、我姊真的對你有興趣呢!」,一邊啃著麵包、一邊曹主任對我說著話,「嗯哼…所以…」,看見曹主任麵包吃得是津津有味、我也拿起了一塊麵包吃了起來,「別忘了…我下車前交待你的事,今晚搞定我姊之後,一定要遊說她拉著林董、廖董他們兩個加入方董這一邊,這樣一來,方董就更有機會能扳倒姚總他們一家人了!」、「呵!為了這個目的,你真的要把你姊賣了?」、「什麼賣了?…哈!好吃的東西來了!跟你說、我姐這幾年的手藝、真的不是蓋的!光是這道前菜…哇~真香!阿○,你一定要吃看看!」,看見曹姐端著上菜盤和食物回來飯廳時,曹主任馬上臉色一變、跟著改換起了話題。

    「這是什麼?」,我問,「義式白醬海鮮燉飯,“聽說”你也很喜歡吃這道前菜料理,吃完,你一定要給我評語喔!呵!」,但話說回頭,像曹姐這樣一個標準的“美魔女”等級的上流貴婦,如果我們曾見過面、我絕對是記憶猶新,但為何我的記憶會是這樣模糊不清?而她說的“聽說”、又是聽誰說的?面對一個對我看似熟悉、但我對她卻一無所知的女人面前,想要徹底了解她的慾望,早就讓frank把曹主任交待的“任務”給忘到九霄雲外去了!「嗯…真要說的話,米粒口感軟爛合我口味,鹹淡調味也算適中,用料實在,蛤蜊、蝦子、鯛魚片、花枝樣樣都有,而且是份量充足、但又不搶過燉飯的主角角色;還有…畫龍點睛的干貝,也有先煎香處理過,有加分,加上端上來的溫度也剛剛好入口,整體吃起來…算是一道可以放在一般餐廳菜單上、也沒啥問題的菜色…」,看了我說完一口食評,曹主任是跟著目瞪口呆;而曹姐則是感受到自己在菜色上的用心、總算受到吃飯的人肯定,當下是笑得合不攏嘴地直說我嘴甜。

    但她不知道這時候的我,一邊腦裡忙著總合在fb上找到和來自曹主任給的資料,一邊則是用眼睛打量她身為女人的所有條件。

    曹姐,chloe,6月即將慶祝53歲生日的寡婦一個,身高170.5、配上大約56公斤的身材比例,稱得上是高䠷又膿纖合度的衣架子身材,也難怪她能把這一件無肩帶平口低胸黑色金絲晚禮服、穿出不輸模特兒的自信大度;而她一頭長髮盤在腦後、用來固定頭髮的黃金鳳凰髮飾和她脖子上的珍珠項鍊,也直射眼簾地展露了自己的雍容貴氣;老實說,視覺年紀了不起才40歲出頭的她,還有張盡展熟女風情臉蛋、幾分神似熟女藝人的julie-老牌藝人‧陽帆的老婆,而左眼眼角下帶著淚痣的曹姐,眼波流轉間、則更多了一份愁心帶淚的憂鬱美,如果她能再年輕個三十歲,外表說是能演活楚楚可憐的林黛玉也不為過吧!「吃完了…呵,還真乾淨呢!那我收一下盤子囉!」、「嗯,謝謝!」,更別說她彎下身、用“倒奶”的姿勢幫我和曹主任收拾餐盤時,那幾乎從晚禮服呼之欲出的胸部曲線了!根據frank不負責任的目測,曹姐應該有著一對d杯大小的豐滿肉峰,就藏在那件黑色金絲晚禮服之下。

    「嗯,等一下,就是上前湯囉!你們兩個…就敬請期待了!」,說完,當曹姐伸出左手、要收回我的餐盤,好放在曹主任的餐盤上給一起做收拾時,隱藏在她一串綠色翠玉佛珠下的淺淺傷痕,卻也同時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

    「妳的手…」、「呵,就你看到的…不就是割腕自殺的痕跡嘛?怎麼了嗎?」,突然,我全身傳過一陣電流上身般的觸電感,我,想起來了,曾經聽過同樣這句話的時間,還有說過同樣這句話的人,一五一十、就在曹姐她回答我這句話的瞬間,一切都得到了解答。

    原來,我和曹姐真的見過面,也許她今天這場晚飯的邀約,真正等著的、就是當我自己從中發現她、和她這一切過去往事的一瞬間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「妳的手…」、「呵,不就是割腕自殺的痕跡嘛?怎麼了嗎?」,大約七八年前、某個多雨的秋天午後吧!我在一座簡陋的水泥橋上,曾經用力抓住了一個想要跳橋自殺的女人的手,企圖阻止她整個身子繼續往橋下墜落下去。

    那時候,我被當時營業處的丁主任派去參加、由總公司辦理的一個基層幹部短期培訓營,地點就在高雄東邊的某一處荒郊野外;而很糟糕的那一天,沒選擇開車過來的我,先是錯過了最後一班可以下山買東西的公車,接著走路回來公司分配的宿舍時,又在那座爛橋上、遇見了一個正要跳橋自殺的女人。

    「沒怎麼了,我就是不想看到有人在我面前找死!拿刀子割手還不夠痛啊!現在還想跳橋自殺?妳是有多想死啊!這位歐巴桑!」、「什麼歐巴桑?你給我放手!別碰我!啊啊!救命啊!」,印象中,剛見面的我們之間、大概就是這樣子的對話,開啟了彼此的第一印象吧!然後,在她大喊「救命啊!」的呼救聲中,就被我給推到了橋下去…嗯,是的,被我推的,當然,那也是我不小心失手做的一件小差錯。

    也因為這樣,人是我殺的…啊!人是我推的的關係,所以我花了快一個下午的時間,看著天氣從絲絲小雨變成大雨滂沱,我還是堅持把那個成功如願掉下橋去的女人、從橋底下的小溪中撈了起來,並且做了人生中的第一次cpr-還好她後來醒了,肋骨也幸運地沒被我壓斷掉。

    不過,她還是損失了一些東西:溪水裡的髒泥巴毀了一件還算漂亮的連身洋裝、還有一隻白色高跟鞋不知道漂到哪裡去了;於是,把她帶回來公司分配宿舍的frank,等她洗完澡後,也只好拿了一件、自己晚上當睡衣穿的白色T恤給她臨時穿著,而T恤上頭的圖案,則是一座被分割成好幾個綠色動物圖案給湊成的台灣島;後來,這件白色T恤、也出現在她fb的某一張南法旅遊時拍的照片上。

    至於…T恤底下,這女人也是什麼也沒穿-紫芋色的素面內衣、內褲,在洗去髒泥巴後,現在正掛在我的房間裡晾乾吧!而我,也是只穿了一件“吊尬”和一件四角內褲的狼狽模樣。

    那是很尷尬的一幕畫面!尤其只剩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簡陋宿舍裡,彼此又幾乎是衣不蔽體的狀態,因此,有一段很長的時間,我們只有看著對方而沈默不語。

    「嗯…其、其他人呢?」、「今天下午放假休息,明天下午才要繼續上課,所以其他人沒事就都回家去了,而我們這裡是…」,然後,先打斷這一股尷尬的沈默氣氛的、就是剛被我推下橋去的女人;而我們聊的話題,印象中,從當時多雨的天氣,一路聊到了這幾天、總公司辦理的基層幹部短期培訓營的事,不知不覺之間,我們也打開了宿舍裡的所有電燈、一起迎接了一個多雨的秋夜到來。

    然後,很正常地、我們兩個都餓了;而勉強算是這間宿舍臨時主人的frank,也只好硬著頭皮地打開冰箱、試著為我和這個女人做上一頓能吃的晚餐。

    而之所以叫她「這個女人」,則是那時候、我們還都沒問過彼此的名字是什麼?「來囉!前湯‧上湯燉鮑魚,我們家曹○○的最愛,對吧?」、「姊,別這樣!阿○在看呢!這樣子…我滿丟臉的!」、「喔?怕丟臉…那下次就別來我家吃飯!曹○○!」、「不是啦!姊,我不是這個意思啦!聽我說…」,後來,大家有默契地淡忘了、剛剛曹姐手腕上發現傷痕的事後,前湯也跟著端了上來;而看著兩個感情好的姊弟在拌嘴,其實是一件很溫馨的事,但不知道曹姐是否發現了我想起什麼,只見她仍然像個沒事人一樣、一邊把湯端上桌喝著,一邊又和我們認真地在閒話家常。

    只是,這道由南非鮑魚扮演主角、金華火腿和老母雞雞湯作陪的上湯燉鮑魚,可是一點也不輸給剛剛的義式白醬海鮮燉飯,一樣也是一道可以標價給端上餐桌的上好中式湯品。

    「所以…妳為什麼想要跳橋自殺?而且…還挑了在這裡做這件事?是有什麼原因嗎?」,那天晚上,聽著宿舍外面的大風大雨的大自然咆嘯聲,伴隨著不算明亮的燈光下,一邊努力弄出晚餐的frank,也開始和這個女人聊起了、一些讓她難以啟齒的話題。

    而我也忘了那時候、我們究竟聊了什麼?但最後,那個女人還是打開了心房,試著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清楚、許多關於她家裡發生的大小事,也讓人多少明瞭了、她為何會選擇走向了接連好幾次自殺的嘗試;當然,後來對照曹主任的說法,那時候的曹姐、對我也隱晦了不少事,但對第一次見面的陌生男女來說,她說的心裡話、那絕對已經超過了一般朋友所能知道的程度。

    然後,回到曹姐今天的晚餐邀約上-擺在這麼出色的前菜、前湯之後,作為主菜,曹姐端上桌的、則是美國帶骨牛小排佐紅酒醬汁。

    「小○,這份牛小排…我用的是美國安格斯choice帶骨牛小排,加上一些擺盤的薯泥、烤茄子、水煮花椰菜、炸櫛瓜、涼拌玉米筍和番茄切片…哪…紅酒醬汁我自己調的,這也是我最近看食譜學會的一道牛小排料理,沒幾個人吃過,希望你會喜歡…」、「謝謝,我相信曹姐的手藝、一定會很好吃…」,但看著這道美味可口的牛小排,誰知道幾年前的曹姐、卻又是完全不會煮菜的一個女人,哪怕她當時已經是3個子女的媽。

    「噹噹噹!美味可口的炒泡麵上桌了!還有…“沙必思”的海帶芽湯…」、「炒泡麵、海帶芽湯,又不是什麼特別難的菜,看你得意的樣子…」、「喔?敢這樣講,那妳就多會?來,來煮一盤炒泡麵給我吃吃看啊!」、「兇兇兇!兇什麼?我們家有廚師做飯,我幹嘛會做飯?當老闆娘的、只要會負責吃就好了!會做菜又有啥了不起的!再厲害、還不是在領薪水當廚師…而且…呿呿…你也不想想、我會掉下橋去,那是因為誰的錯?」、「我、我…算了,“大人不記小人過”,不跟妳吵了,妳…到底要不要吃啦!吃完,給我打手機回家找人來接妳!」、「我手機掉了,被你推下橋給溺水的時候;另外,我的錢包也不見了…你要負責…」、「好,那用我的手機打,來,電話號碼!」、「我不記得我家的電話號碼,平常家裡的傭人會幫我打電話,而且我的電話號碼都存在手機裡了,啊…不過…都因為你…現在都搞丟了…」、「我…我…」,這段對話,讓我後來想了好久、才復原出大概的內容,但不知道為什麼、明明像是爭吵的場景,當frank想起來的時候,心中卻彷彿嚐到了一點點、屬於男女之間在曖昧期的甜蜜味道。

    而最後,吃完了美味可口的牛小排後,曹姐用一道奶酪淋覆盆子醬的甜點作收尾-酸酸甜甜的滋味,清爽中,又解除了剛剛主菜的牛小排、留在嘴裡的厚重油膩,也成功地為今天的晚餐、劃下了一個堪稱完美的句點。

    「好吃、真好吃,對了,曹姐,什麼原因讓妳開始想學做菜的?聽主任說、妳學做菜是幾年前才開始的事?」、「嗯,是啊!因為一個人,他曾經跟我講過一段話,讓我重新去想像做菜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,而不只是單純在解決肚子餓而已…」、「喔?他說了什麼話?」,我問,但卻也看見曹姐投射在我身上、幾分帶著試探意味的眼光。

    「好吃!可能肚子餓了的關係吧?沒想到…你弄的炒泡麵還真的不錯吃!有我家請的廚師的水準!」、「呵,隨便弄弄的而已,吃得開心就好!」,我說,而眼前那個女人的讚美,也反映在被一掃而空的盤子上,就連一旁沖泡出的海帶芽湯,也被她很捧場地喝得一乾二淨。

    「對了,我老公…我認識他一輩子,我都沒看過他進到廚房過,都是男人,那你…又為什麼會想要做菜?」、「很簡單,因為…」,看見曹姐回答起我的這個問題時,突然,我也想起了、我也曾經被問過差不多的題目,並且也給了對方一個、我發自內心所想出的答案。

    「那個人跟我說…食物可以溫暖人的胃,還可以溫暖人的心,尤其是好…」、「…好吃的東西,妳,難道不覺得是這樣嗎?嗯?哈…真的是妳,好久不見…」、「嗯,好久不見,原來…你還記得我…而且沒想到…你這個說話老氣的小老頭…年紀居然還比我小了快17歲…哈…都快可以當我兒子了說…」,而話一說完、看見我們相視而笑的畫面,一頭霧水的曹主任,則是忙著對我一再投以狐疑的眼光,彷彿希望我開口做個解釋的樣子,但我…又要怎麼去做解釋呢?「食物可以溫暖人的胃,還可以溫暖人的心」,沒想到,當時候、frank靈機一動想出的一段話,最後,還真的溫暖了我和曹姐的胃,也溫暖了我和她的兩顆心,即使事隔了七八年之後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然而,這篇故事並沒有在五月那一天的晚餐後結束,一如七八年前的那個多雨的秋夜裡,我和“那個女人”的故事、也延續到了隔天忽雨忽晴的清早。

    一夜過去,我們各自窩在宿舍客廳相對面的兩張竹椅上、蓋著單薄的毯子,從聊天說地、再到說南道北,卻始終沒有問到對方的名字,也沒聊到之後可以怎麼連絡對方的事。

    也許七八年前的我們,彼此心性還算單純吧!深怕問了這些問題以後,有了答案的我們,將會讓當時那樣無所不聊的關係,跟著變化成為我們無法承受的負擔。

    也許就是那樣單純不過的曖昧,才讓彼此在多年以後、還能想起對方當時模糊掉的面孔。

    而曹主任和我約好隔天中午來接我的時間後,便知趣地開車離開了曹姊家的這座豪宅;於是,四周氣氛為之一沈,只剩下我和曹姐的這間偌大豪宅裡,彷彿時光又回轉到了、那一年秋天裡相遇的那間深山宿舍,裡頭只有我和“那個女人”。

    「下雨了!」,我說,「嗯,就跟那一年、我們認識的那一天一樣的雨勢呢!」,曹姐跟著附聲,而收拾完杯盤餐具之後的白色木頭長桌上,除了插著鮮花的花瓶,現在還多了一支法國紅酒和兩支晶瑩剔透的長腳玻璃杯。

    「問你喔!小○,那一晚…你明明知道我丈夫剛走(死)掉的事,你也看得出我對你的好感,可是…為什麼你沒對我下手?是那時候…我的魅力不夠嗎?」,曹姐的話說得坦白,而幫彼此倒了一杯紅酒後,先拿起酒杯啜飲的她,也悄悄拿下了頭上的黃金鳳凰髮飾,任由一頭蓬鬆的波浪長髮垂落肩下,如同一道黑色瀑布的無聲傾落;「呵,如果我說…我其實很想呢?哈!這年頭、好人都不是自己想當的…」、「嗯,什麼意思?」、「沒事,那時候的妳,手上還戴著婚戒,不管羅先生那時候是生是死?還是人在國外?妳的心,還是在他身上,而我…並不想趁人之危…」,七八年前自己的心思,原來曾經是那麼單純;而說出了連現在的自己、都覺得可笑的理由後,我也拿起另一支裝著紅酒的酒杯,慢慢飲入一口酒香深沈的紅酒酒液。

    「原來…是這樣啊!」,放下了酒杯,曹姐低頭轉動了、自己還掛在無名指上的那枚白金鑽石婚戒,然後,她突然抬頭起來看向我,「那現在呢?陌生人,直到現在,你都還沒親口跟我說過你的名字呢!為什麼,那時候…你沒有告訴我?」、「很簡單,我只是想耍帥,每個男生在自己喜歡的女生面前,都喜歡耍帥,而我…在妳面前…就耍帥了那一次!」、「嗯…」,七八年前過去,frank卻還記得那時候和曹姐對應的初心和情景。

    「你…真的不告訴我…你的名字…也許我們還會再見面…」,雨勢忽起乍停的天氣裡,站在半山腰的山路轉彎處的公車站牌旁,我伸手撐著的蘋果綠雨傘傘下,我聽見身邊的“那個女人”、正怯生生地開口問著frank的名字。

    那時候的曹姐一臉素顏,絕對稱不上後來那樣的美艷;但天生麗質的她,即使素顏以對、仍然看起來頂多只比frank大上個四五歲,正值舉手投足、都散發著女人在春心蕩漾當中的嫵媚氣息的熟女年紀。

    「下次吧!如果有緣,等我們再見面,你把這把傘還我,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!而妳…也請妳到時候、也要告訴我妳的名字…」,雖然後來有些後悔,但frank當時候也只能這麼做-她心裡還掛記著、過世不到一年的丈夫‧羅先生;而我當時的心思,也還和當時熟稔的人妻小英糾纏不清,實在沒有多餘心力、可以去發展另一段感情關係。

    於是,我們錯過了對方,只留下了在蘋果綠雨傘下的一句承諾-直到五月那一天的晚餐過後,我們才又重新遇見了對方,也有機會實現當年的承諾。

    「好久不見!這是你的傘,還你!」,似乎想起了什麼,曹姐走了幾步回來餐桌旁的位子後,手上已經多了一把蘋果綠的舊雨傘,並且把它遞給了我。

    「好久不見,謝謝妳替我保管這把傘,我叫○○○,妳呢?」、「我叫…曹詩琪,嗯嗯…」,同樣只剩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房子裡,我們卻少了當年負擔的掛記和矜持;在一個跨坐坐上了frank的身體後,曹姐的吻、隨之一一深深地烙印在了frank身上的每一處。

    而frank也伸手解開了黑色金絲晚禮服背後的拉鍊,再順勢一個拉下了晚禮服的上身衣裝後,緊接露出的誘人景象,則是曹姐包覆在紫色絲質緞面蕾絲胸罩下、那一對飽滿圓挺的d杯美乳酥胸。

    「你好,○○○,第二次見面,請多多指教!」、「呵,曹家最美麗的歐巴桑,也請妳多多指教…」、「不要叫我歐巴桑啦!嗯嗯…」,第一次的接吻完後,我們又是一陣更激烈的舌吻;而乾柴烈火燒出的、這把累積許久的熊熊慾火,也燒得我們倆的體溫逐漸升高,更讓frank和曹姐口乾舌燥地脫落了一身礙事的衣物和裝扮-包括了曹姐戴在無名指上的2克拉白金鑽石婚戒,也被frank接過手後、一把丟進了飯廳旁的黑色小垃圾桶裡。

    「喔…沒想到…○○○…你的“懶叫”怎會這麼大支、這麼粗勇…我的雞巴洞…喔…被插得好爽喔…」,第一次的性交,曹姐跳tone地操著國台語交雜的口音一邊淫叫亂語、一邊則被frank壓制住給趴伏在飯廳的某一面落地窗上;只見她原本飽滿圓挺的美乳酥胸,頓時落得在玻璃窗面上、硬被擠壓成兩團外擴貼平的渾圓肉團;而暗紅色的乳頭、覆蓋著稀少陰毛的肥滿陰阜,也在飯廳燈光的照明下格外誘人,也意外成為了這間豪宅的女主人,用來招呼frank這位留宿下來的客人、渡過這個狂風暴雨之夜的完美玩具。

    「喔!yes~就是這樣…好久沒這麼爽了!找你來…果然是對的…喔…小○…yes~喔喔…○○○…啊~人家…又要高潮了…喔…小○…再大力一點…不要停…Oh!fuck!呃呃…又高潮了…等一下…別動…人家的雞巴洞在發抖…喔喔…」,於是,呼應著曹姐、一口國台英語交雜的淫聲浪語,frank用著早上才剛幹過潔兒老師的背後式體位,一手扣著曹姐平坦厚實的腹部、一手抓著曹姐的一邊肩膀,努力擺動了腰部幾十下、總算把曹姐送上了人生久違一次的性高潮。

    然而,對久久未曾有性過經驗的女人來說,這種性高潮帶來的快感,卻是如同精神上的毒品一樣、可說是會讓久未品嘗過的女人,試過一次就為之上癮的甜蜜毒藥。

    因此,一夜漫漫,直到黎明升起的睡眼惺忪間,我和曹姐在她房子裡各處、一共性交了五次-飯廳的落地窗邊、飯廰的白色木頭長方形餐桌上、小玄關的踏地墊上、二樓浴室的按摩浴缸裡,再到二樓臥房的加大雙人大床上,以及隔天一早、公開暴露在陽光和空氣之中的二樓臥房陽台欄杆上-性交的快樂,不斷射入子宮深處的男人精液的滋潤,彷彿又讓快53歲的曹姐、重拾了20幾歲年輕女孩的性趣盎然之餘,同時,也找回了那時候的旺盛體力。

    「妳在跟誰講電話?我需要迴避嗎?」,早上,剛結束了臥房陽台上的暴露性交遊戲後,才想補個眠的frank,卻聽見曹姐大聲講起了手機,「不用,她也是你認識的人-來,洪○萱小朋友,要不要跟妳家的○○○說早安啊!」、「嗯,妳說誰?洪○萱?雞巴萱?怎麼會…真的是她?」,原來,世界可以很大、也可以真的很小-比如說曹姐還是雞巴萱的十幾年牌友,而幾個月前、偶然在彼此交流一些性愛八卦的時候,雞巴萱手機上的一張幫我口交的照片和加油添醋的幫忙渲染下,也讓想起了我的臉容的曹姐、有了想要找我一續前緣的動力。

    而雞巴萱,她是frank目前名義上的正牌女友‧小護士恩恩的小阿姨、她媽媽最小的妹妹,十分喜歡多p輪姦調教遊戲的她,也是身兼人妻人母的老闆娘身份,同時更是和曹姐打牌了十幾年的鐵桿牌友。

    所以,那一晚晚餐裡的義式白醬海鮮燉飯、牛小排或是奶酪,每道菜色之所以能切中frank的飲食偏好,原來也都是雞巴萱洩漏給曹姐的情報資訊。

    「還有…聽萱萱說,你們有在玩sm?那是什麼?我也可以加入你們…玩玩看嗎?」,和雞巴萱說完話,曹姐突然跟我這麼說,手裡還提著老公‧羅先生生前留下來的一條咖啡色皮帶,示意要我幫她圍上脖子給戴緊、瓜代一下被套上狗項圈時的心得感想。

    儘管和原本想像中、七八年後有緣相逢的人生劇本有段差距,但變調了的緣份,何嘗也不是一種緣份呢?於是,忍著一身的腰痠背痛,frank還是從雙人大床上起身、試著為曹姐綁上她老公‧羅先生的皮帶在她脖子上,暫代成屬於她的臨時專屬項圈。

    而男人的皮帶,適合臨時用來當作抽打女人臀部、後背和雙腿等厚實部位的體罰道具,但要說是替代項圈的代用品,則顯得長度不足、柔軟性不夠,越是精實堅韌的皮革材質,也更容易壓迫到m奴寶貝們脖子上的氣管和血管,也影響了她們的呼吸和血液循環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只是,一開頭有說了、這篇故事從五月開始,卻橫跨了快兩個月才算告一段落。

    即使是他親姊,但曹主任並沒放過當初要frank、所要對曹姐所打的主意;快兩個月過去,不久之前、今年七月中的某一天,我終於有把握地邀約了耐心不再的曹主任、再到曹姐家吃上一頓晚飯,順便“檢視”一下他要的結果。

    而我,則請了一個下午的假到曹姐家、提早為那天的“晚餐”做準備-一道特地為曹主任所精心準備的“驚奇餐點”。

    「叩啊~」的一聲裡,晚上八點多,比我預期的時間還晚了幾分鐘,今晚管家和傭人一樣放假休息的曹姐家豪宅,終於有人推開了、那兩扇繁雕細刻的沈重木門。

    「姊,一個多月來沒來妳家,有沒有想我啊?今天我有帶烤鴨來當配菜,別說我都…兩手…空空…過來…」,但一推開門、忙著低頭脫鞋和換穿上拖鞋的曹主任,當他一抬頭時,顯然十分驚訝於他所看到、我和曹姐所為他準備的這頓“晚餐”,就連拿在他手上的裝袋烤鴨,也跟著一個掉在了地板上。

    「曹詩琪,有客人來了,沒教過妳…要跟客人打聲招呼嗎?」,我說,同時是一腳跨在白色沙發的上緣、一腳自然垂落在客廳的手工編織地毯上,用著繼續維持打開兩腿的姿勢、好讓跪趴在白色沙發底下的曹姐,可以繼續大口吸舔著、frank剛射完精不久的半軟硬肉棒。

    「姊,這是怎麼回事?」、「嗯…」,聽了frank的指令,兩眼迷濛的曹姐、也只是轉頭向曹主任微微點了一個頭之後,便又繼續專心吸舔著frank的那根“胯下之物”;而呆了半晌的曹主任,卻是露出了一臉啞口無言的呆樣。

    全裸著身子,腳下踩著那一雙失而復得、重新成雙成對的白色高跟鞋的曹姐,身長170.5,體重是略為增加的57公斤,披頭散髮、一臉素妝的她,脖子上的名貴珍珠項鍊已不復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條frank新買的水寶藍色系的鑲(水)鑽狗項圈,搭配了繫上的同色系狗繩的這般屈辱象徵,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、眼前的曹姐,現在只是一條身體完全發育成熟、並且身材保持有方的高級人形母犬。

    「曹詩琪,沒禮貌,這是我教妳對待客人的禮貌嗎?啪!啪!啪!」、「嗯哼!嗯哼!嗯哼!」,一手牽著狗繩、一手frank揮動手上的體罰道具,則是她老公‧羅先生生前留下來的咖啡色皮帶;而曹姐沒有反抗,只是靜靜地撐完、frank用皮帶抽打在她後背和屁股上的十下懲罰。

    「接著,去讓客人檢查一下妳的小穴,記得…要有禮貌一點!」、「是,明白了!」,或許是剛挨完了frank用皮帶抽打的十下懲罰的警惕,只見等frank一放開手裡狗繩的套環後,拖曳著連接項圈的狗繩的曹姐,她那轉頭爬伏在客廳地毯上的移動身形、看起來就顯得不再那麼猶豫和遲疑。

    「姊,妳到底在做什麼?」、「請…請…客人…檢查…曹詩琪…的…雞巴洞…」、「還有呢?我剛教過妳的台詞,好像不是只有這樣…」、「是…明白了…嗯…請客人檢查…曹詩琪…剛被“懶叫”肏過兩遍…的…雞巴洞…打開了…請檢查…裡面還有…兩發…主人老公的“洨”(精液)…正在流出來…」,說著,只見曹姐搭配了之前教過她的動作,擺出了把頭頂在地毯上、臉往胯下看去的趴伏姿勢後,她吃力地把雙手穿過了兩腿之間,跟著右手的手指撐開了陰唇肉瓣、毫無羞恥地大方露出了裡頭的粉紅色肉穴和尿道口。

    而曹姐另一手的左手手指,也自動將搽著鮮紅色指甲油的指尖給放入了肉穴穴口、一進一出地開始掏弄起了自己半開合當中的肉穴腔道;沒多久,順著手指的幾番掏弄後,曹姐的肉穴汩汩流出了、屬於frank體液的鮮白色男人精液,並且還一路繼續流過了曹姐左手上的綠色翠玉佛珠,以及她為丈夫‧羅先生劃下的那抹淺淺刀痕。

    我想,掛在客廳牆壁上的遺像裡,天上有靈的羅先生、應該也能完整地欣賞到、眼前自己妻子的完美淫態吧!尤其在幫曹姐剔光了陰毛之後,她那肥滿飽實的陰阜的誘人風景、也更加輕易地可以讓任何男人的眼睛給一覽無遺。

    「下午跟你請假過來,我有空就幹了她兩次,沒戴套子,直接射在裡面,所以…她子宮裡頭的精液都是我的…而且…還是最新鮮的…」、「哇…」,看呆了的曹主任,已經是呆若木雞地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單音;即使也曾在營業處、看過我如何虐玩調教過莊靜吟,但曹姐,畢竟是他的親生姊姊、關係最密切的家人之一,這一下子之間、恐怕還是難以接受眼前的這一切吧!「主任,有需要這麼驚訝嗎?你不是也看過、我這樣玩過莊靜吟?還讓她有了我的種?現在,只是我玩的對象換成了曹姐而已…」,說著,frank也離開了先前躺臥著的白色沙發,開始繞過沙發前的一張玻璃茶幾,再信步走向了曹姐和曹主任。

    「我不知道你到底要我做到怎樣的程度?但現在的曹姐,別說要她拉攏林董和廖董加入我們這一邊、共同成為方董的助力這件事了,要她做出其他更“有趣”的事…似乎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?對嗎?曹詩琪…」、「嗯,是的,主人老公…」,聽見我的呼喚,兩眼迷濛的曹姐、也跟著抬起頭來,隨後是手腳並用地給慢慢爬伏到了、frank的右腳腳邊做著歇息。

    而主人,是代表這個男人擁有了自己的肉體。

    而老公,是代表這個男人支配了自己的感情。

    所以,「主人老公」的稱呼,也成了m奴寶貝們對frank唯一、也是最高禮讚的稱呼。

    「主人老公…我要…我還要…嗯嗯…」,緊靠著frank的右邊大腿,曹姐是一路往上磨蹭著、自己胸前那一對d杯大小的肥軟乳房,而慢慢給挺起了身子;同時,她一手輕托著裝盛著睪丸的陰囊、一手套弄著勃起當中的肉棒,嘴裡的舌頭,也貪婪地包覆上了frank的肉棒前端…而這就是、沈溺在sm調教遊戲世界裡的女人的模樣-不需要羞恥心,不需要自尊心,要的只有最單純不過的肉慾上的滿足和刺激快感,以及精神上被某人完全支配下的歸屬感。

    最重要的、我和曹主任並沒有因為這天的這件事而決裂,反而因為擁有了更多共同的醜陋秘密,而更加唇齒相依地成為了、方董和姚總一家爭奪公司主導權的同國棋子-人嘛!不是成為下棋的棋手,就是成為別人手裡的一顆棋子,不是嗎?「嗯,乖!曹詩琪…啊…慢一點…」、「嗯…主人老公…」,而我先是摸了摸曹姐的頭當作獎勵,接著,再一個伸手整理她散亂的波浪長髮時,我又聞見了似曾熟悉的水蜜桃香體味。

    「下次吧!如果有緣,等我們再見面,你把這把傘還我,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!而妳…也請妳到時候、也要告訴我妳的名字…」,那天,在山路轉彎處的公車站牌邊,我也曾這樣摸了摸曹姐的頭,並且伸手順過了曹姐、耳邊當時還未留長的髮絲,並且也從髮際間、聞見了一樣的水蜜桃香體味。

    然後,我把傘借給了曹姐、送她坐上回家的公車後,淋著小雨的frank,記得用了快一個小時吧!終於在橋下溪流的一處泥水灘邊,找到了那隻曹姐給失落掉的白色高跟鞋。

    而一如潔兒老師之前五月時的預言,我找到了後來被遺忘在家裡某處的那隻白色高跟鞋,也找到了當初遺忘它的主人,也綁回了和它主人之間、那條被遺忘的紅線。

    只是,當年共撐在一把蘋果綠雨傘下話別的我們,是否有想過多年後的今天、我們會是這樣的關係?如果知道了,我們是否還會想再找尋著對方、找尋著我們不曾聽對方說過的名字?「曹詩琪…我是○○○,妳,過得好嗎?」、「嗯?主人老公…你說什麼?」,這是多年前、我原本期待再相遇時,要親口說給曹姐聽的一句問候,但時過境遷之後,我只能淺淺地出聲在她耳邊帶過,並且深深地給了她左眼眼角下的淚痣一個長吻。

    我不知道帶妳進入的、是妳的地獄?還是妳的天堂?但我對著這顆淚痣留下盼望,盼望有生之年再相遇的我們,永遠不會因為對方而難過,也永遠不會因為對方而流淚…「紅顏不曾舊,舊在人心久;徐娘嘆半老,傘下情緣修。」

     


  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